政府西方-让香港成为外部势力与中国拉锯的支点-定陶新闻

                                  • 时间:

                                  郭台铭发表声明

                                  香港事務不容外部勢力干預,香港不可能建起一堵柏林牆。但如果非要說現在有堵牆,那也是暴力亂港分子和分裂分子親手建起來的心牆。這堵牆,正試圖在一個法治的香港,拉起暴力無罪的橫幅,正試圖在一個自由的香港,讓別人寸步難行,正親手製造並演繹着香港回歸以來最大的社會撕裂。

                                  黃之鋒保釋後獲安排與馬斯會面,乞求德國政府「明確向北京表態支持香港落實普選」。法新社圖片

                                  亂港分子黃之鋒等人抵達柏林,曬出與德國外長馬斯的合影,並在柏林牆邊煞有介事發表了一篇演講,聲稱「如果現在是新冷戰時期的話,那麼香港就是新的柏林」。

                                  黃之鋒等人聲稱是為香港人權和民主問題去德國搬救兵的,但他們似乎找錯了對象。這些亂港分子,崇洋媚外久矣,看不到憲法與基本法對香港人權自由的高度保障,看不到港英殖民統治時期香港毫無民主可言,正是在回歸後,中央真心誠意務實推進香港民主。無視事實,顛倒黑白,是可笑的,更是可悲的。

                                  黃之鋒等人拋出此等言論並不奇怪。這是他們討好西方政客慣用的「敲門磚」與「投名狀」。不過,將香港比作柏林,既是對歷史的無知,也是對現實的懵懂。香港問題完全屬於中國內政,即便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了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央也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中國絕不可能允許外部勢力利用香港搞顛覆、分裂活動,香港更不可能成為美蘇爭霸下被犧牲的柏林。

                                  面對中國的快速發展,一些西方政客難忍心中的偏見和敵視,處心積慮要遏制中國。「人權牌」「民主牌」「經貿牌」本質是一樣的,都是他們手中,越來越有限的打壓中國的工具。這兩天,金融大鱷索羅斯甚至在《華爾街日報》專欄文章中毫不掩飾地說:「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關心」。黃之鋒將香港比作「新的柏林」,正迎合了他們或呼之欲出或昭然若揭的想法。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樣的言行,純屬蚍蜉撼樹。但「聽者有意」。就在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期間剛剛明確表達完支持「一國兩制」、反對暴力,德國外長馬斯就公然同黃之鋒這樣的人接觸。其實馬斯也很清楚,中德利益交集巨大,他註定打不出什麼「香港牌」。這樣的會面,更像故作姿態,是蹭熱度、博眼球、做政治秀。但即便如此,這也違背了最基本的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是對中德關係的傷害。

                                  一面口口聲聲說要呵護香港高度自治,一面轉過身就恨不得西方勢力馬上接手香港。這種自相矛盾,正折射了亂港分子所謂的「自由」是極可笑的。他們反修例是假,反中亂港是真;為了香港是假,挾洋自重是真。當特區政府正式撤回修例,香港局勢出現積極變化後,他們到處竄訪,就是生怕運動熄火,就是要借外部勢力繼續煽風,搞新冷戰、搞「顏色革命」,讓香港成為外部勢力與中國拉鋸的支點。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責任編輯:Caroline

                                  今日关键词:海尔员工午休被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