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員同袍-惟近日有暴徒「无差别」向救护员泼液体和脚踢-环首都新闻网

                                            • 时间:

                                            北京出现日晕景观

                                            暴戾氛圍如「病毒」蓋天,香港淪陷變成「妖獸都市」,暴徒愈來愈瘋癲!消防處救護員李偉孝慨嘆,五個月持續未止的暴亂,暴力不斷升級,救護工作亦舉步維艱。李Sir說,最近有同袍反映有次on call(奉召)往青衣進行救援,據悉因一名退休消防員撕掉「流膿牆」的暴亂標語後與人爭執後互毆,一名路過的現職消防員拯救退休同袍時被暴徒追打受傷,救護車奉召到場,雖能成功將傷者送上救護車,但暴徒聚集圍堵救護車並拍打車門,大叫傷者「落嚟」,更離譜的是有暴徒發現車頭有緊急死火掣,竟然伸手按下,令救護車不能前行,要待警員到場解圍後,救護車恢復啟動才能送傷者往醫院。

                                            李偉孝指,八月環時記者付國豪在機場被暴徒捆綁圍毆,當日救護員蹲下替他進行急救時,狂徒仍未停對他拳打腳踢,連帶一名救護員背部亦被打中受傷,翌日需請假休養。上周末,救護員拯救一名被圍毆市民離開沙田新城市廣場,亦被一眾暴徒禁止乘升降機離開,其間一名保護傷者的救護員已好言相勸,仍被暴徒惡意向他面部潑上不知名液體。

                                            周一凌晨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發生科大生墮樓事件,當日救護車兩次遇上堵路才到達傷者位置。李偉孝表示,自九月起暴亂現場氣氛日趨緊張及混亂,救護車常被多重路障阻行,警方未必能第一時間趕到清障開路,救護員要下車徒步趕往救人。李Sir說,很多時電召救護車的人未能準確說出事發地點,又或毆鬥轉移至其他地方,每每令救護員耗時尋找傷者。

                                            事實上,暴徒已自封「神獸」,把砸爛商店的暴行粉飾為「裝修」,為令人髮指的暴行堆砌藉口,以致出師有名,救護員執行拯救任務,自身安危亦受到威脅。

                                            「下下打頭,真係會死人」李偉孝說,他曾做過不少黑社會「劈友」及家暴案,傷者都是皮開肉裂,但不會如暴亂傷者般深到見頭骨。暴徒每每重擊傷者頭部,招招攞命:「又唔係為錢,為利益、無累積怨恨,大家都唔識,只係大家政見唔同,講幾句唔啱聽,就下下打頭,真係會死人。」李Sir痛心這場政治黑暴下,很多人已被「洗腦」失去常性。

                                            暴亂五個月仍未止,暴徒打人成癮,更冷血阻撓被暴毆至血肉模糊的傷者送院急救。消防處救護員會主席李偉孝指出,曾有救護車被激進黑衣人撳緊急死火掣,阻送傷者往醫院。暴亂潮之初,暴徒還肯讓路予救護員到場,惟近日有暴徒「無差別」向救護員潑液體和腳踢,李偉孝慨嘆亂如「戰場」,暴徒四處堵路,阻礙救援,危害人命。/大公報記者 施文達(文) 攝影組(圖)

                                            比黑幫廝殺更暴力入行21年的李Sir救人經驗豐富,見過不少黑社會刀光劍影「劈友」浴血,但他慨嘆今日的暴力前所未見,幕幕血腥,觸目驚心:「有個傷者頭殼好似椰殼咁被硬物打到爆開,見到頭骨,好可怕。大家只係意見唔同,就好似要殺死對方。」李Sir憶述早前有人報警旺角朗豪坊一帶有傷者頭部受傷,到場才知是十多名暴徒圍毆兩名大叔。

                                            圖:李偉孝曾做青少年義工,當提到現時學生暴徒年齡不斷下降,僅得十一、二歲都參與暴亂,他難過得兩度落淚

                                            李Sir說,現場雖有義務救護員嘗試分開暴徒與被打市民,但他和同袍仍舉步維艱:「我只能叫住唔好意思,唔好打,唔好打,有啲黑衫人都會畀下面停手,畀我哋行到傷者身邊」,救護員好不容易才可行入去拯救兩名傷者,李Sir仍記得當時兩名傷者情緒激動,神情慌張,但令他「心寒」的是,部分暴徒如失心瘋般繼續揮拳:「我行到入去(圍毆傷者中心)見到其他人繼續想打,發咗狂咁打,不論後生仔、中年女士都係咁失去理性。」他與同袍只好在亂拳下睇準時機,盡快拯救傷者離開,送上救護車。

                                            今日关键词:英国议会正式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