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企业-何小鹏说:道:“做汽车之后你会发现痛苦指数在提高-新闻题材

                                        • 时间:

                                        任嘉伦姐姐去世

                                        另外一個反思是,企業如何才能走得更遠?何小鵬說最近他才意識到,發展是站在企業利潤的基礎之上,而不是取決於企業的發展速度。這一點對他的衝擊很大,至少在此之前他更看重速度。但反思來看,企業的毛利更強,代表你在研發方面的投入能夠更多,反觀一些發展穩定的國際主流車企,每年基本保持10%的研發投入比例,用來支撐技術、創新科技的開發。這也是支撐企業發展最關鍵的點。

                                        30多歲實現財務自由,本可以提前享受退休生活,或者像大多數人的選擇一樣,去投資或者做顧問,都可以讓自己進入超輕鬆的狀態。但這種舒適感卻引發了何小鵬的「中年危機」,這種危機感不是來自於身體或生活上的壓力,而是在目標達成后心裏的落差感,空蕩蕩的感覺。他說:「我覺得我是一個比較期望有序,稍微緊張一點,繁忙一點生活。」

                                        在踏進汽車領域的大門前,何小鵬是一個百分百的互聯網人,第一次創業經歷(創辦UC優視)做的和接觸的事情是基本上都是數字產業。到了工業製造業,它很多體系是以前沒有的。這就意味着現在的很多困難,是以前沒有的;現在的很多麻煩,也是以前沒碰到過的。何小鵬說,「在汽車行業裏面除了體力累、腦力累,還有一個心累。你去解決哪些從沒碰到過的麻煩時,不是按照一個理工男的角度,通過最簡單的類型環節可以解決。要到外循環,跟很多的合作夥伴一起溝通,而外循環里又有更多不可控的東西,有更多委屈的事情,更多不開心的事情。」

                                        之後的狀態可以用痛並快樂着來形容,何小鵬說道:「做汽車之後你會發現痛苦指數在提高,但是某種角度快樂指數也在提高。」

                                        一家創業型企業從零開始發展是一個摸索和反思的過程。關於產品迭代的速度,以及消費者對產品期望值之間的矛盾如何解決。小鵬汽車堅持的核心是打造「精品」,同時也在思考和探索對哪些產品的體系加快迭代速度,更容易讓消費者接受。例如:基於軟件或=電子電器的東西,是不是可以快加快升級速度;對於產品本身的硬件部分按照傳統的汽車線保持疏通,更早地規劃,清晰地與用戶進行溝通。

                                        第一次創業是基於「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的思考,但對於二次創業何小鵬思考的關鍵是:「想做什麼,該做什麼」。

                                        隨後而來的質疑聲是「你車的品質好不好?」小鵬汽車作為一個初創企業,產品製造和品質都在起步的路上,從駕駛安全到整車電動安全,他們花了很大的努力在往前進。成績得到了暫時的肯定,在2019年第二批C-NCAP評價試驗中,小鵬汽車G3成為獲得5星安全標準的智能純電動車。

                                        作為一個傳統的互聯網人,何小鵬站在產品的角度看,他認為智能化+PC、智能化+汽車在未來都是一種趨勢,更何況在出行上中國還面臨著很大的問題。何小鵬說:「如果一個人懂汽車的硬件有懂一點點軟件,那麼他成功的概率是不一樣的,當然只做軟件也可能成功,在汽車這個行業裏面。」 這是他進入汽車行業中的原動力。

                                        如同在回應里的態度一般誠懇,何小鵬將這次問題的爆發歸結為一個創業公司的運作失誤。他們也在反思如何優化內部運營,將以客戶為中心的理念貫穿始終。

                                        與此同時,他也在思考汽車變革的可能。在何小鵬看來,現在的車跟三十年前的車相比,雖然有變化,但整體上差別不大。他舉例說:「就像手機,真正變成不一樣的時候,是手機的打電話行為變成其他行為。什麼時候汽車的駕駛行為變成其他行為時,那麼汽車的下半場才真正開始。」何小鵬非常清楚要實現這個過程的艱難,電動車是進入汽車行業的一種渠道,而智能汽車才是翻開下一章節的主要方式。這也是小鵬選擇智能電動汽車的一種邏輯。

                                        (圖/文 網通社 王靜亞)

                                        正是這種「期望」讓他從「舒適區」進入「艱苦區」,開啟了二次創業,還是一個他不熟悉的汽車行業。隨即而來的「痛苦」便也開始了。而在第二次創業中何小鵬的妻子也並不算支持,她認為現在沒必要再用命去搏一個變化。

                                        在產品的研發思路上,汽車產品本身的研發佔比是60%,另外40%來自於科技產業,AI、智能駕駛等方面。而所有研發的基礎是保證產品品質,這條思路對小鵬來說是條鐵律。

                                        「我以前不會喝白酒,現在經常喝」,何小鵬指着旁邊的一個倉庫說到,「我自己買了幾千瓶就放在裏面」。短短的一兩年時間,從完全不喝白酒到經常喝點。這不僅是狀態的變化也是心態的轉變。

                                        IT出身的何小鵬曾經是阿里遊戲事業單元的董事長,用他的話講,30多歲財務自由當然是很幸運,但是三十多歲就沒有了生活目標也是很困擾的事情,於是他一頭扎進了汽車行業。兩年多的時間,小鵬經歷了二次創業的種種艱辛,也對汽車行業有了一些獨到的心得體會,無論在別人的嘴裏怎樣戲稱PPT造車,何小鵬本人對汽車行業依然充滿敬畏。何小鵬的骨子裡有一種湖北人的倔強勁,在汽車行業不做出一點事情,他是不會輕易放手的。(網通社 李三)

                                        去年12月曾經參加過小鵬汽車在廣州的一個新車發佈活動,記得當時的活動時間很長,超過兩個多小時,整個活動何小鵬親力親為忙了一個全場。前兩天到總部採訪,湊巧在地下停車庫遇到他正在泊車。接待我們的公關部朋友很平靜地告訴我們,小鵬通常都是一人開車上下班,自己找泊車位。

                                        寫在最後:已經過去的維權事件對小鵬汽車來說是成長過程中的一段經歷,他們在學習,也在磨合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新勢力企業」的標籤,或許給他們帶來了熱點、話題以及關注度,但消費者也帶着更多的質疑甚至是偏見在看待這些企業。在當下的市場環境和行業狀態下,造車新勢力企業的誕生必定有它們存在的價值,他們加速着汽車產業的變革,讓汽車成為互聯網的一個載體,讓資源整合更大化,不管他們未來的命運如何,留下來幾家,我們都應該對他們保有敬畏之心。

                                        編者按:從事汽車行業報道這些年,新勢力造車的各路神仙也頗有領教,日前在廣州採訪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卻有不同的感觸。

                                        最開始有人會質疑:「你也不懂車怎麼造車?」甚至有行業的人說是PPT造車,何小鵬坦言那時候你沒法反駁。但他們在用行動回擊,2018年初小鵬汽車G3首次亮相,並在同年12月正式上市。

                                        小鵬汽車是一家從零開始的創業公司,在過去5年中,從設計、研發、供應鏈集成、到製造、到交付給各位用戶手中,對何小鵬來說每一個完成的過程都是在經歷「痛苦」,但痛苦指數有多高,在享受成果時的快樂指數也就有多高。他說:「以前我們的創業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這麼密集的困難,所以但是我相信明天後天還會有很多心累的過程,但是我覺得它需要一個鋪墊,剛好我們現在正在學習成長。」

                                        在當下汽車市場下行的困境中,對整個行業來說發展是雙向的,受宏觀經濟的影響,新勢力企業勢必面臨著更大的挑戰,可能會有大批的企業倒下。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何小鵬認為,智能電動車真正的春天是到2021年開始的,這個過程中企業需要把基礎打紮實,補足自己的短板,提高服務品質,提高渠道能力,做好自動駕駛的技術儲備。最終的結果市場會給出答案。

                                        何小鵬的第一台車是雷克薩斯,早期跟日系車的接觸對小鵬汽車的經營理念和發展方向都產生了深刻影響,他也一直以豐田的品質製造、精益管理為學習目標。自始至終何小鵬都對傳統汽車製造業充滿敬畏,他說:「在汽車領域要先學習、后優化。你不學習個5年、10年時間你連如何優化都不知道,何談顛覆!」

                                        再之後的質疑是:「新車交付是很複雜的挑戰!」但是在今年6月中旬,第一萬台小鵬汽車G3正式下線,完成了它一萬台的交付。

                                        今日关键词:贵阳取消购车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