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夏创业-西部创业的前身“银广夏”在深交所上市-新闻发布会视频

  • 时间:

欧冠32强出炉

一個月前,大古物流收到1億多元的罰單,起因是其3600份發票造假。

3600份假髮票引獨董「群怒」

不過這種令人眼花繚亂的打法,卻擴大了銀廣夏的資產規模。到1996年,銀廣夏已經從最初的3家磁盤生產企業發展為擁有27家公司的實業企業,到2000年規模擴大至40家。

就在1999年12月30日至2000年4月19日不到半年間,銀廣夏的股價從13.97元/股漲至35.83元/股,4個多月翻了近三倍。

最終銀廣夏也從這種跨行業發展「受益」。1994年,銀廣夏在天津成立控股子公司天津保潔製品有限公司(簡稱「天津廣夏」),主要生產牙膏。到1999年,銀廣夏利潤總額1.58億元,其中逾70%來自天津廣夏。也是在這一年,61歲的陳川因病去世。次年,天津廣夏的董事長李有強升任銀廣夏總裁,銀廣夏至此開始了「天津廣夏」時代。

三位獨董對財報真實性的質疑起因是西部創業子公司寧夏大古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古物流)的罰單。

直至2001年8月,一篇《銀廣夏陷阱》讓銀廣夏造假事件徹底爆發,這個新世紀的第一牛股、被萬千投資者看好的「第一藍籌股」坍塌了。隨後,銀廣夏停牌,停牌前股價31元/股左右。

蒲少平走訪了銀廣夏銀川、天津子公司后,發現銀廣夏管理漏洞百出、車間停產、庫存壓力大,種種跡象顯示銀廣夏其實是一家業績凋零的企業。一番調查后,蒲少平給多家媒體打了電話,希望不要再幫着銀廣夏繼續吹噓業績神話。

如此一張大出血的罰單,竟然沒有反映進半年報里,三位獨董不幹了,認為財務報表「沒有合理反映全資子公司寧夏大古物流有限公司涉稅事項」「西部創業2019年6月30日的財務報表沒有公允反映其財務狀況及經營成果」。

進入2001年,銀廣夏的上漲勢頭開始趨於平緩,其股東也從1999年5.18萬減少到1.42萬人。在投資者對銀廣夏的熱情平靜后,緊接而來的就是銀廣夏的轟然倒塌。

8月6日晚間,西部創業披露了2019半年報。半年報稱,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3.66億元,同比增長6.84%;凈利潤6626.22萬元,同比增長30.85%。

銀廣夏,最早起源於深圳,創始人陳川在2000年因病去世前一直是銀廣夏的掌舵者。陳川自身的經歷也堪稱傳奇。1939年出生,最初是話劇團的一名編劇。1984年,趕着改革開放的風口南下深圳創業,先後經營深圳廣夏文化公司和深圳廣夏錄像器材公司等。

次日,銀廣夏實施了優厚的10轉贈10的分紅方案,市場激情被點燃。當年底,銀廣夏股價已經飆升至37.99元/股,漲幅超400%,高居A股第一。

上市之後,創始人陳川領着銀廣夏進行多元化轉型,牙膏、水泥、白酒、牛黃、文化產業、房地產、葡萄酒和麻黃草等,銀廣夏都曾先後涉獵,然而盈利水平卻始終未上去。

1994年,西部創業的前身「銀廣夏」在深交所上市,這也是寧夏第一家上市公司。

雖然,此後銀廣夏針對造假質疑做了多次回應,但是都在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由於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騰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不可能的產量,以天津廣夏萃取設備的產能,即使晝夜不停也生產不出其所宣稱的產量;不可能的價格,天津廣夏萃取產品的出口價高的離奇;不可能的產品,銀廣夏所宣稱的部分產品,根本不能用其所聲稱的萃取設備提取出來。

曾經的「第一造假案」被再次記起

後來,陳川將其旗下的廣夏文化公司等合併重組,最終成功上市。如上所述,銀廣夏最初的發家在深圳,但為了獲得寧夏地區的上市額度,陳川在銀川註冊了一家公司——廣夏(銀川)磁技術有限責任公司。這也是銀廣夏後來成為第一家寧夏上市公司的原因。

不過《告知書》卻顯示,大古物流確實被虛開了3600份增值稅專用發票

拉開了銀廣夏造假的內幕。該報道對銀廣夏的質疑主要聚集在「3個不可能」:

當股民們都在為銀廣夏業績高速增長歡呼雀躍之時,蒲少平卻對這種異常現象有所察覺。

西部創業(000557.SZ)的前身是赫赫有名的銀廣夏。作為中國股市的第一造假案,2001年的「銀廣夏事件」已「青史留名」。如今,銀廣夏已成歷史,然而資本市場的老劇本依舊在重演。

而最初意識到銀廣夏造假的是一個不知名證券分析師——蒲少平。不同於經常上電視的股評家,蒲少平經常到企業進行實地調研,相對更了解企業內情。

當時銀廣夏背景深厚還動用了許多媒體力量攻擊蒲少平,甚至經常有「正在部署捉拿蒲少平」的字眼見諸報端。

然而,西部創業如今的玩法相比當年轟動一時的銀廣夏事件,或許還是顯得小巫見大巫。

而大古物流2018年末凈資產僅有1300多萬元。

面臨超1億的罰單。如今,西部創業對此並沒有進一步的回應。巨額假髮票和巨額罰單背後,西部創業似乎發展不順。

西部創業趕緊解釋,認為大古物流前期存在的涉稅事項可能造成的後果仍然具有不確定性,不屬於半年度報告所屬期之期後事項。西部創業還在會計確認、會計計量、及時性三個方面予以陳述理由。

當時,《財經時報》首先刊登了蒲少平的兩篇文章,分別是《銀廣夏的九個疑點》和《銀廣夏的業績真實嗎?》,自此他的質疑就像蝴蝶扇動了一下翅膀,銀廣夏造假疑雲慢慢被揭開。

事實是從1999年開始銀廣夏每年都是虧損幾千萬甚至上億元,通過財務造假最終卻顯示公司盈利上億元,事件發生后輿論嘩然。

如上所述,事出反常若有妖。2001年,《財經》(博客,微博)雜誌的一篇封面報道《銀廣夏陷阱》,

若干財報依然在粉飾太平,獐子島(002069)的扇貝跑路又跑回。18年前的銀廣夏周轉騰挪變身西部創業后,又因為子公司虛開發票、半年報「不實」惹獨董「群怒」等,再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

「脫胎換骨」又遭造假質疑? 然而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造假事件剛剛過去沒多久,銀廣夏便開始了眼花繚亂的重組之路。 2002年,本該退市的銀廣夏走上了第一次重組之路。唱着梁靜茹的《勇氣》,擁有國資背景的公司——中聯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聯實業」)接下了銀廣夏這個「爛攤子」。雖然中聯實業努力充當「救世主」,然而負債多、名聲差、連續多年虧損,銀廣夏已是「扶不起的阿斗」。 銀廣夏反而演變為靠變賣資產度日。2008年,中聯實業實在是無能為力,通過不斷在二級市場減持股票。 目前,中聯實業持股銀廣夏的比例已經降至3.13%,位居第三大股東位置。 2008年,銀廣夏再次走上了重組之路,這次的目標是浙江長金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浙江長金」)。當年4月中旬,「資本弄潮兒」朱關湖帶領成立不到一個月的浙江長金重組銀廣夏,雖然頭頂着重組光環,但重組完成後浙江長金僅佔3.64%的股份。 同時朱關湖以重組之名進入銀廣夏董事會,併當選董事長。但是,浙江長金不是「至尊寶」,腳下並未踏着七彩祥雲。這次重組不僅沒有幫銀廣夏解決債務問題,反而將它推上破產的邊緣,2010年1月,重組方朱關湖被舉報詐騙。天眼查顯示該公司營業狀態已變更為「吊銷」。 圖片來源:天眼查 2010年11月4日,銀廣夏因破產重組停牌,本想「嫁入豪門」,結果卻是「引狼入室」。 此後銀廣夏停牌4年,而手持銀廣夏股票的股民們也抓心撓肺的度過了4年。終於2014年底,銀廣夏拿出重組預案並復牌。2015年4月,銀廣夏以44.87億元收購寧東鐵路100%股權。 找到靠山後,2016年2月,銀廣夏「脫帽摘星」。同年5月,銀廣夏改名為西部創業,這也標志著寧東鐵路借殼銀廣夏上市正式完成。 寧東鐵路主要從事煤炭鐵路運輸服務,2012年至2014年,實現凈利潤3.43億、3.12億和1.57億元,是寧夏國資委旗下最好的企業,也算是銀廣夏最好的選擇。 然而,一路波折,艱難摘帽的西部創業,本該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卻再陷財務造假的泥淖。 8月6日晚間,西部創業披露了2019半年報,結果引來三位獨董對財報真實性的質疑。巨額假髮票和巨額罰單背後,西部創業似乎發展不順。 因為財務造假,曾經的銀廣夏已經坍塌。歷經多年艱難重組之後,更名「西部創業」之後原本似乎「脫胎換骨」,如今卻又鬧出這場財務質疑的風波。對此你怎麼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1994年,銀廣夏上市后,業績一直不溫不火,但是到了2000年,銀廣夏的業績卻突然暴增200%,股價也高漲了四倍多。

一個多月後復牌,接連迎來15個跌停板,最後以7元/股左右開板。

然而,三位獨立董事吳春芳、趙恩慧、羅立邦對西部創業的《2019年半年度報告及摘要》提出了質疑,稱「無法保證半年報真實、準確、完整」。

隨後證監會立即着手調查銀廣夏事件,調查結果顯示,銀廣夏從1998年至2001年期限累計虛增利潤7.72億元。

於是,獨立董事「群怒」的戲碼在它的身上上演。

今日关键词:新版标准地图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