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东西-但在《上海堡垒》小说:的创作过程中-喀什新闻网

                                  • 时间:

                                  朴槿惠案终审宣判

                                  大門推開,江南正和兩個工作人員坐在椅子上聊天,狀態鬆弛,看起來距離上一個採訪已經結束了有一段時間。儘管如此,涉及電影本身的話題,江南能說的依然不多,「還沒看」,他坦白,示意自己不方便表態。

                                  雖然兩者之間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壁壘,但創作起來也不是完全一致的。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個過程中,江南作為原著作者,也參与了電影改編。但他並非這部電影的唯一編劇,「我就寫了一稿,以一個作家的方法寫了一遍我自己覺得對的東西,無論他愛用不用」,但最終這一稿在電影中呈現幾何?江南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告訴記者,「最後應該是一個很多版本融合起來的東西」,他唯一能確定的是,電影相比原著,「確實有挺多的變化」。

                                  END【合作 | 投稿 | 應聘 | 加群 | 轉載】

                                  但在《上海堡壘》小說的創作過程中,江南把背景環境設計在了當下,非常巧合地規避了前面提到的兩點:「回望過去,多研究歷史;仰望未來,多看科技發展趨勢。」

                                  在江南看來,「科幻小說是小說,奇幻小說也是小說,我們不能因為科幻小說有『科』這個字站在面前,就覺得科幻小說是科學。科幻和奇幻本質上來說,都是在一個虛擬的舞台上展現一個跟現實有關聯的故事,人物都必須是寫實的,情緒必須是真的,然後它能夠投射到某種現實中的人和事,他們只是採取的審美不一樣,科幻、奇幻我認為就是一根枝上開出的兩朵花。」

                                  歡迎添加微信18668098026

                                  至於為什麼要用「上海堡壘」去對抗外星人?江南告訴娛樂獨角獸,「大都會」是人類迄今為止最大的聚居點,是人類文明最高的表現形式。「我們在說人類文明發展到哪一步的時候,我們是以城市容納多少人口為標準來劃分階段」。而「上海」這樣一個人類文明的集合體,在這個文明衝撞的故事中,自然而然就會成為主角。

                                  他坦言,「《上海堡壘》當中的科幻元素都很常見」。比如,原著中母艦由母艦、次級和三級構成,本身的設計像蟲巢,是一個以蟻後為主、無數螞蟻擁簇的社會結構。除此之外,1985年出品的動畫長片《太空堡壘》,也給予江南很多啟發。

                                  「對於科幻,雖然是一個幻想為主的東西,但是它還是基於科學的幻想,所以作家還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比如說科學的發展、技術的動向,因為科幻往往都展望未來」。相比起來,「奇幻可能更天馬行空一點,傳統奇幻小說更多的是回望過去,比如我們看《指環王》,它用的背景非常像封建時期的歐洲;我們看《冰與火之歌》,英國的歷史對喬治·馬丁先生的啟發很大。」

                                  在江南看來,「在『你為什麼要寫作』這件事情上,這是個終極命題,我覺得作家自己可能都未必能看清這個東西。」從心理上的意義來說,有的人寫作,他可能要追尋一些非常宏大的主題,比如死亡;有的人寫作,可能是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要剖析這件事情,對一個作家自己的來說太困難了,而且太殘酷。把自己剖析得那麼乾淨,這個過程其實不能想象的」。

                                  不能因為「科」這個字站在面前,

                                  大部分時候,選擇尊重導演意見

                                  在電影的改編上,江南表示,「小說肯定是個作家藝術,作家在小說里基本上說一不二,但電影是個導演藝術嘛,不能因為我是原著,就由着性子,按照我想的來。」因此,他和滕華濤在創作過程中的溝通,「大部分的時候,還是會尊重導演意見」。整個過程當中碰撞過三四次,「摩擦完了以後,大家回去各自沉澱,沉澱完了再碰。」

                                  另外一個就是「外星人」的形態,「到底是有毛的生物還是機械人?」。讀者應該知道,在《上海堡壘》原著當中,江南對外星人的描寫是,「有花崗岩外表皮的生物」。他一直想堅持這個想法,「感覺會和異形很像,甚至有點恐怖片的氣質」,但最終和導演商議之後,放棄了。「這個東西太難實現了」,因此選擇以「圓球形機甲」來呈現「捕食者」最初的狀態。

                                  作家 江南記者正準備轉換話題,他又主動聊起自己會去看「讀者場」,「就是6點20那一場」,「那你期待在讀者當中得到一些什麼樣的反饋嗎?」「無所謂」,停頓了十幾秒,江南打破尷尬,「只要有反饋就好了,不是說它有什麼樣的反饋。」

                                  因此,也就形成了兩種不同文明的衝撞。

                                  《上海堡壘》的影視化改編,最早開始於2013年,華視娛樂主動找到江南,表示想根據原著做一個電影。彼時,江南方面對此並不抱太大希望,「因為我覺得,原作反映的那些東西,包括城市毀滅、巨大母艦,這些都是當時電影工業不能支持的。」但在此之後,華視娛樂又找到了滕華濤,雙方經過磨合最終達成合作意願,電影改編提上了日程。

                                  衝撞不過,當前外界最為關注的這些,實際上並不是《上海堡壘》最想表達的,「當時我想寫這個東西,不是把重心真的放在『說明母艦是什麼樣的』這個事情上面。」之所以創作這樣一部作品,江南是看到了外星人文明形式和上海的人類文明形式之間的不同,「這個小說寫的實際上不是武器的衝撞、不是兩個種族的衝撞,而是兩種文明的衝撞。」

                                  一個是感情線,「我寫東西對感情線的期待更多,人物的那種感情的交互,我會更加重視」,從作家角度出發,江南希望感情線的部分「更綿密一點、更細緻一點」。但同時他也理解,電影作為刻畫感情線的載體,本身並不具備優勢,「因為時長有限,有的情緒還沒來得及醞釀,電影就結束了」,所以最終的呈現中,愛情、友情、親情部分的表達,還都比較凝練。

                                  《上海堡壘》的重心是兩種文明的

                                  就覺得科幻小說是科學《上海堡壘》是江南於2009年出版的小說。有資料說,這是他迄今為止寫的最滿意的作品。對於這個說法,江南本人不置可否,「只能說它是我的作品中寫得最順的,寫過很多年之後再去改,我改動不大的一本書,可以說是一氣呵成。」但不可否認的是,《上海堡壘》是他極少數的科幻作品,此前的《九州縹緲錄》,都屬於奇幻範疇。

                                  「上海堡壘里有1700個人,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他有不同的想法,災難到來的時候他會恐懼、不安、分散,但同時,他們又會出於某些原因團結在一起,比如說友誼、愛情。」「船來的時候我要救誰?」這是他在開始創作《上海堡壘》時,真正被觸動的一個命題。反觀,「外星人沒有恐懼,沒有擔憂,他們只有一個意志做決定,這個意志決定一切」。

                                  我們是在《上海堡壘》首映禮的採訪間見到江南,距離正式採訪開始還有將近半小時,工作人員已經通過微信不停詢問記者位置,勤懇背後,難掩一絲焦慮。

                                  在江南記憶里,最大的變化有兩個。

                                  今日关键词:黄毅清被正式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