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美国财政部对中国的“汇率操纵国”指控实为一项莫须有的罪名-东森新闻直播

  • 时间:

冯绍峰接机赵丽颖

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只是特朗普政府與中國對弈中的一步明棋而已,它進一步增大了中美經貿磋商談判的不確定性,也延長了中美經貿磋商可能達成協議的時間。特朗普政府以經貿挑起爭端,但中美之間早已不僅僅是「貿易戰」,而是體現於貿易、經濟、金融、文化、政治等多個維度的「持久戰」。從戰術來看,美國將聲東擊西、出爾反爾應用得淋漓盡致,而中國亦不卑不亢,應對地得體大方。有觀點認為中美之間的「金融戰」因美國這一莫須有的指控而拉開,事實上,「金融戰」一直都在進行中,金融市場受到輿論、媒體等諸多方面影響,又存在着明顯的正反饋效應,更多的較量存於暗地暗流,往往于無形之中形成某種「勢」以左右市場趨勢,通過短時期、大波動影響某些市場估值,並藉助金融市場之間的共振影響多個市場。從目前我國金融市場的表現來看,儘管美國頻頻出招,但均未能實現「造勢」的目的。實體經濟為金融之本,實體強,則金融穩;金融市場為實體之血脈,金融亂,則實體垮。歷史上許多著名案例為我國提供了很好的前車之鑒。美國謀求一己獨大的霸權地位,而中國則以慧眼看到各國作為命運共同體中的一份子,應當互利共贏以實現長治久安。在這場持久戰中,對中美雙方來說,都惟有以時間換取空間:美國自身的財政狀況不容樂觀,其虛高的金融市場亟需補血;中國也面臨著轉型重任,夯實內政外交都需要假以時日。作為應對,我國不僅需要見招拆招,而且尤其需要防患於未然,做最壞的打算,制定應急預案,並加快國內經濟改革以夯實實體經濟之本。

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財政部發表聲明,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是自1994年以來,美國首次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籤。根據美國財政部今年5月發佈的《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的宏觀經濟和外匯政策報告》,其對「匯率操縱」的認定標準主要有三個條件:一是對美貿易順差一年超過200億美元;二是經常項目順差佔GDP比重超過2%;三是通過匯率干預買入的外匯超過GDP的2%,在12個月中外匯凈買入持續時間超過6個月。事實上,在這三個條件中,中國只滿足第一個條件。中國近三年的經常賬戶順差佔GDP的比重分別為1.80%、1.60%和0.39%,並且中國央行對匯率的日常干預很少,並未大量買入外匯,反而在持續推進完善人民幣匯率的市場化形成機制。在美國財政部5月發佈的報告中,並未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然而,在中美第十二輪經貿高級別磋商於7月30-31日在上海舉行后不久,美國又打出一系列政策組合拳:美聯儲降息;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將於9月1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關稅;隨後,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受市場情緒影響「破7」之後,又枉顧其自定標準,隨意為中國貼上了「匯率操縱國」的標籤。為此,在中國人民銀行官方回應中,將美國這一行為斥為「任性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

一個國家被美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將會為美國政府提供更多政策工具以影響其經貿往來。根據美國相關法案,美國財政部將啟動談判以敦促匯率操縱國改變做法,若一年後財政部仍認為該國尚未採取適當的應對政策,則美國總統可以採取多項行動,包括禁止海外私人投資公司為該國任何項目提供融資、禁止聯邦政府從該國採購、呼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該國宏觀經濟和匯率政策加強監管、將匯率操縱納入與該國貿易談判時的考量、等等。此外,不排除美國以此為借口對該國商品進一步加征反補貼稅。

若在更廣的時空下分析,則該事件可能會對全球金融市場和經濟秩序產生重大影響。如果說美國以加征關稅的形式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尚屬單邊行為,美國為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籤卻是赤裸地挑起多邊爭端的開端:匯率是貨幣之間的相對價格,「匯率操縱」不可能僅針對某兩國之間貨幣的相對價格,而必然關乎一國對所有其他國家貨幣的相對價格。若他國亦以美國這一認定為準,認為中國有意操縱人民幣貶值,並藉此對我國出口商品徵收反補貼稅,則必然將對國際金融和貿易秩序產生重大衝擊。

天理昭彰,美國濫用其權向中國扣上莫須有的罪名,也必然要承擔濫用其權的後果,損貶其國家形象與信用。一如《大學》中所言:「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時間終會為正義執言,擦亮人們的雙眼,讓人們辨清是誰在「操縱」,為何而「操縱」,「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警惕!莫須有的「匯率操縱國」指控

在我國持續有序擴大對外開放的今天,美國財政部對中國的「匯率操縱國」指控實為一項莫須有的罪名。目前我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匯率主要由市場力量推動決定。中國人民銀行通過加入逆周期因子的中間價報價,以引導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今年5月和8月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出現一定幅度貶值,都是外匯市場對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特別是特朗普政府單方面宣布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直接反映,同時受到美元指數自身走強的間接影響,並非中國央行刻意所為。在浮動匯率制度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升有降本來就是市場常態,無須被扣上「操縱」的帽子。從我國自身經濟發展的角度,採用浮動匯率制度而非刻意盯住美元,能夠為國內貨幣政策操作贏得空間,更有利於當前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因此,我國政府也無意「操縱」匯率。

今日关键词:霍华德加盟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