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案环境-2018年9月29日,璧山区检察院分别向区城市管理局、大路街道办发出诉前检察建议,要求积极履行各自职责-中文业界资讯站

                          • 时间:

                          萧亚轩公布恋情

                          一群「新官」聯手理「舊賬」「雖說立案了,但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璧山區檢察院副檢察長劉海東坦言。

                          「新官」聯手理舊賬重慶璧山:探索環保舊案調查處置辦法解決歷史遺留難題

                          《辦法》同時規定,污染實施主體為民事組織或者個人的,若該民事組織或者個人已經解散、破產或者死亡等無法追究其民事責任時,可以勸告該民事組織或者個人的繼受者在其繼受範圍之內承擔民事侵權責任。拒不履行的,移送有管轄權的檢察機關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

                          「當我們面對公共利益受到侵害時,『新官』該不該理『舊賬』?」在案情研判會上,孟衛紅拋出問題的同時,一錘定音地表示,該案立案存在諸多困難是事實,但其造成的環境污染和對公共利益的侵害更是事實。「作為公共利益的代表,檢察機關對辦理這樣的案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7年前環保舊案出難題2018年9月,璧山區檢察院接到一條案件線索:當地大路街道轄區三江水庫有垃圾流入,影響環境衛生。

                          「今年1月5日,垃圾全部清運完畢,總量為2.4萬余噸!」胡姍戎感慨地說,「我們挖走了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垃圾山』。」

                          2018年9月25日,立案僅4天後,梁德平便帶隊赴現場實地核查。經初步估算,現場垃圾約為5000立方米。

                          「面對公共利益受損的案件,絕不讓環保『舊案』成為無人擔責的『懸案』。」孟衛紅表示。

                          「27年的舊案,2.4萬余噸垃圾,這中間有教訓也有經驗,不能只作為個案處理。」孟衛紅表示,不排除將來還會發現類似的陳年舊案,檢察機關應該有未雨綢繆的制度性措施。今年8月5日,該院正式出台《環保舊案調查處置辦法(試行)》(下稱《辦法》),對環保舊案的線索發現、辦理流程、證據固定、處置措施等進行了全方位的明確規定。這也是重慶檢察機關首個環保舊案調查處置辦法。

                          「舊案」催生「新規」眼看該案即將從「山重水複」走向「柳暗花明」,新的問題又冒了出來。

                          這起時間跨度長達27年的陳年舊案,也是城市發展遺留下的一筆「歷史欠賬」。

                          2018年9月21日,璧山區檢察院正式對該案立案,並啟動行政公益訴訟程序。

                          《辦法》要求,檢察機關公益訴訟部門每季度前往區環境保護職能部門了解環保舊案的辦理情況和整改成效,必要時可以聯合派駐基層檢察室一起開展調查取證、跟蹤監督等工作。無法確定污染實施主體的,可以向相關行政機關發出訴前檢察建議,督促其及時進行整改。

                          8月5日,重慶市璧山區檢察院檢察長孟衛紅在《結案決定書》上簽字后,長舒了一口氣——一樁27年的環保舊案就此畫上句號。

                          「不管當年我們局是否存在,現在這份監管職責在我們局,我們就責無旁貸。」初次溝通時,璧山區城市管理局副局長梁德平的態度讓劉海東頗感欣慰。

                          「原來估算的垃圾堆,居然變成了『垃圾山』。」當辦案檢察官又一次來到現場時,驚詫不已。原來,由於被茂密植被覆蓋,垃圾堆真實的體量讓專家也看走了眼,現場垃圾大大超出了原先估算的5000立方米。截至2018年12月14日,現場清理的垃圾已達1.8萬噸。承受着巨大資金壓力的大路街道辦,不得已向璧山區政府請示緊急追加處置經費。

                          此案的辦理,還直接推動該院出台了重慶檢察機關首個環保舊案調查處置辦法,填補了辦理環保舊案的制度空白。

                          「在訴前檢察建議送達前,相關單位就已完成自查並着手整改。」劉海東表示,這背後傳遞的是相關部門以民為本、勇於擔當的可貴態度。

                          垃圾運走了,後續環境修復仍不能掉以輕心。今年5月和8月,璧山區檢察院又開展了兩次「回頭看」。看到現場已經完全沒有了垃圾,水庫水質清澈見底,山坳重新披上了綠色,該院才確認相關行政機關已整改到位,最終結案。

                          根據屬地管理原則,大路街道辦同樣負有保護轄區環境、對生活廢棄物分類處置等職責。但該案發生時,大路還是鎮而不是街道,從機構到人員變化很大,這筆「舊賬」會認嗎?

                          深入走訪調查后,反饋回來的信息卻給公益訴訟部門的檢察官出了一個大難題。「首先是案發時間太久遠了,取證非常困難。」該院第三檢察部主任郭錕介紹,流入水庫的垃圾來自三江水庫清明橋附近一處極為隱蔽的山坳。這些垃圾傾倒時間是1992年,距今已27年。目前該處垃圾堆已完全被雜草樹木覆蓋,幾乎看不出來是個垃圾堆。

                          「更為棘手的是時過境遷,根本找不到該案的民事責任主體。」郭錕說,那裡人跡罕至,加之年代久遠,當年是誰傾倒的這些垃圾誰也不清楚,是否過了訴訟時效都存疑。再者,相關行政管理機構經過數次調整,職能職責發生了很大變化。

                          行政公益訴訟啟動后,需要向相關職能部門發出訴前檢察建議,但「向誰發」首先就成了問題。按行政職能劃分,璧山區生活垃圾清掃、貯存、處置等由當地城市管理局負責,然而,問題是27年前該案發生時,璧山區城市管理局這一單位根本不存在。

                          「機構調整不影響我們的屬地管理責任,這事我們管。」大路街道辦副主任胡姍戎回憶,2018年9月27日,該街道辦就向璧山區政府提交整治申請,希望將該處垃圾的清理整治作為生態環保應急工程,加急處理。

                          2018年9月29日,璧山區檢察院分別向區城市管理局、大路街道辦發出訴前檢察建議,要求積極履行各自職責。

                          今日关键词:苹果回应辐射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