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道河里-那时的大荆河-体育新闻361

                          • 时间:

                          40家私募遭处罚

                          ■周重龍大荊河是我們大荊鎮的最大河流,滋養了一方水土,養育了一方人,自我記事起,這條河就流水湯湯、日夜不絕,一直到前幾年才水干河枯。

                          大荊鎮的這塊地方是個聚寶盆,水比較豐盛,莊稼就長得粗胳膊壯腿一般,讓人喜愛。再加上地勢平坦,收割方便,一輛架子車就可以裝載十幾捆麥子,頂幾個勞力。春夏是一片蔥綠,秋天就是金黃,冬天下了雪更是白茫茫一片。大荊河不僅給了我們美景,還給了我們豐富的糧食。

                          今年回去,河道上修起了七孔橋,站在大橋上,遠眺大荊河,再也沒有清清的河水、圓圓的石頭、綠綠的水藻。那一切,都只能在照片上、回憶中,還有童年的夢裡。

                          上世紀90年代,河水清澈,游魚成群,石頭成林。河道兩岸是石子路,印象那是鎮上最長最好的路。我們尋找河道里比較平的大石頭當搓衣板,洗完就在河裡攆魚摸蝦,好不自在,最後收拾好掛在單車上,馱回周嶺晾乾。

                          隨着天越來越旱,河裡的水,變得小了,以前很寬的河道,逐步變窄,水量一年不如一年,上游又有人開了個砸石場,原本清澈的河流,變得污濁不堪,大家不願意再去洗衣服了。慢慢的夏季,有的地方斷了流,有的地方成了小溪,最後連小溪都沒有了,邊上的村民在河裡有土的地方,種上了莊稼。

                          夜色中的大荊河,蛙聲一片,兩岸的大楊樹上,知了高歌唱晚,習習的河風沾着魚腥味和濕潤氣,讓人品嘗盛夏的味道。河道的馬路在烈日的炙烤下,總是泛起乾燥的砂石土味。光滑的石頭曬得熱烘烘的,踩上去腳心燒的不舒服。河兩岸是綠油油的麥田,或者苞谷地、豆子地,總之是綠浪翻滾,綠海蕩漾,走在其中的小路上,就像在綠色的海洋中徜徉。

                          就這樣,後來我們姊妹三個搬到街道上學時,離大荊河更近了,我是有事沒事,和小朋友們到河裡玩,大荊河的水依舊清澈、依舊大、綠藻依舊多。有一次,我和一個朋友把河道分叉處,用石頭攔了,把水引到另外一個道,結果放了水的這邊河道,沒有了水,魚兒直接從河道里撿拾,很輕鬆拾了一大酒瓶子魚。我放在照相館,父親把瓶子堆在桌子上,過了半天,原本歡快的魚,漂了一半。到第二天,就剩一半條,其他的全漂起來了,後來知道是缺氧,魚太多,水太少。

                          小時候,父親總是推着單車,拉着全家的換洗衣服和床單被罩,全家出動到大荊河洗衣服,河裡洗衣服的人很多。那時的大荊河,河水很大,大石頭很多,河裡的鵝卵石也很多,我們是踩着大石頭過河,在河裡踩着滑溜溜的小石頭,不小心就會摔倒,綠色的水藻順着水流擺動,就像關二爺的長鬍子一樣,水藻下有成群結隊的魚兒歡快地游着,揭開大石頭,偶爾還會有螃蟹。

                          今日关键词:女子捂死3岁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