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郭蕊说-讲座新闻稿

  • 时间:

荷兰突发枪击案

「傳授知識只是工作一部分,更多時候,我們充當了大哥哥、大姐姐和父母的角色。」郭蕊說,鄉村的孩子會膽小些,需要老師無微不至的鼓勵。「不上學時,我們就會去他們家看看,和孩子們聊聊天。」

「比如王宇函喜歡飛機模型,想成為科學家,我就在通知書上畫了一架宇宙飛船。希望宇宙飛船能帶着他實現心中夢想。」郭蕊說,當收到入學通知書,王宇函很激動,反覆說著同一句話,「歡迎老師,歡迎老師……」

不過,在郭蕊看來,學生少不是冷清,而是有更多的精力去照顧、關心。太真鄉因距市區遠,鄉里的孩子幾乎都是留守兒童,平時生活由爺爺奶奶負責,容易產生代溝。

90后女碩士鄉村支教好幾年,她說曾經寂寞得想哭

郭蕊卻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甚至還當成是大自然的饋贈。郭蕊經常拿着畫板帶着學生,去學校邊的山上寫生,讓孩子用畫筆定格自己的家鄉。

正在上課的郭蕊(周禹龍攝)嫌學校遠一起考進來的教師都沒來報到「雖說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報到后心裏有些失落。」郭蕊回憶,那時候的日子很苦。「交通不便很難出山,一起考進來的教師嫌學校偏遠,直接走了。」

不過,因為夜路有危險,郭蕊基本上也很少出去。一次郭蕊接到家人電話,說孩子突然生病,被送去醫院了。正當郭蕊想收拾下行李,回城時,電話那頭傳來了聲音:「開夜路危險,孩子沒事,我們會照顧的,你在那邊好好工作吧。」

生活方式也改變了,以往一放學只能躺在寢室玩手機,現在隨着村裡建起文化禮堂和廣場,郭蕊會和朋友結伴而行去看廣場舞表演,和村民嘮嘮嗑。

是一位教書已42年的老教師,使郭蕊堅定了信念。當她迷茫時,老教師說:「小郭,你是學校有史以來第一個專業美術老師,第一個有碩士學歷的老師。學校需要你,孩子們需要你,我們都希望你留下來。」

懷揣着「教師夢」,2015年,碩士畢業后,想都沒想,郭蕊直接報考了鄉村教師——衢州市衢江區太真鄉中心小學,它是衢州最偏遠的山區學校之一。

五份入學通知書畫了很久,送到孩子手上也花了不少時間。從早上到傍晚,太真鄉中心小學的老師們共兜兜轉轉大概走了近百公里。但得知孩子們很喜歡定製版通知書,老師們開心得像個孩子:「製作一張入學通知書大約需要一個小時,孩子們開心我覺得很值得。」

同樣改變的還有村莊環境。水泥路鋪到「家門口」后,出去一趟只需40分鐘。在衢州城裡結婚生子后的郭蕊,買了輛車,出行變得極為方便。

  

「我們還一起舉辦篝火晚會。」郭蕊說,現在小學老師基本上都是年輕人,大家有共同話題。「我們經常約見面,甚至把鄉里周邊的風景都看完了。」

正如郭蕊的同事,紮根鄉村小學6年的王師怡所說,「師德不分城鄉,教育不分地域。」

  

「他們是大山裡的留守孩子,到學校領入學通知書不方便,我們想給他們一個有儀式感的入學通知書。」項國仙說。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學生有點「少」。

因為沒接觸過這五個學生,郭蕊一開始手足無措。為此,她給每個孩子的家長打了電話,了解孩子的喜好后,才開始私人定製和手繪。

學校環境變了,如今的小學猶如「童話王國」。安裝在校門口長長階梯上的五彩風車,在微風吹拂下,旋轉出一段段快樂的音符,每天歡迎着學生。進校門后,塑膠跑道、籃球場首先映入眼帘,體育設施應有盡有。當然,教室和課桌椅也是新的。

開學季只有5名新生入學今年開學季,轄區有5名適齡兒童將成為學校新生。學校負責人項國仙決定為孩子每人量身定做一份新生入學錄取通知書,並將通知書送到孩子家裡。

殘破的教室、寥寥無幾的學生、年邁的老師……說起去鄉村支教,大多數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苦和累,年輕人不願意待。

還有學生朱熙,郭蕊特意給她畫了一個童話世界——入學通知書上有着美麗的蘑菇和可愛的小熊。寓意着她能擁有幸福的童年。

  

接到任務后,美術專業的郭蕊開始為孩子們量身定製,5份通知書都是獨一無二的,為此,她定了個目標——「讓孩子們感到親切自然」。

其實在衢州,像郭蕊這樣的年輕人,不止少數。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正湧向大山深處,薪火相傳着青春夢。

上美術課的孩子們(周禹龍攝)

正在上課的郭蕊(周禹龍攝)90后郭蕊卻不這麼認為,在她眼裡,「老師不分城鄉,為山村孩子傳授知識,同樣自豪。」

「因為我喜歡當老師,無論未來好與壞,這是我堅持下來的理由。」郭蕊說。

操場(周禹龍攝)剛來的那段日子,我寂寞得想哭

今年是郭蕊教書的第五個年頭。一想到剛來時,每天天黑就睡覺,天亮就起床,寂寞得想哭的那段日子,郭蕊覺得,要是時光能倒流,她肯定還是這樣選擇。

  

在鄉村工作,因為樹多,最難受的莫過於被各種小蟲騷擾。記者在採訪途中,就被一隻碩大的螞蟻咬了五口,瞬間鑽心的疼,之後就是接連好幾天的大包,比被蚊子咬還癢。

王師怡正在教英語課(周禹龍攝)

一堂二、三年級的美術課,偌大的教室只有4個學生——整個小學也才36個學生。

  

一來二去,孩子幾乎由家人帶。「老師就是這樣,沒時間管自己的孩子。」郭蕊說。

四年下來,每當聽到孩子們喊「郭老師好漂亮」「郭老師好」時,郭蕊就感覺「特別甜」。

校門口的大風車(周禹龍攝)這一待,就是4年。4年裡,郭蕊漸漸發現,在鄉村當老師的生活「不錯」。

今日关键词:吴京叫章子怡胖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