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目媒体-梁燕城: 现任加拿大政府一直都缺乏了解中国的人-大朗新闻

                                      • 时间:

                                      朴槿惠案终审宣判

                                      梁燕城: 的確,孟晚舟事件是發展中加關係的關鍵。加拿大口口聲聲說(扣押孟晚舟)是司法獨立,其實這是政治干預。這件事破壞了中加兩國良好的經貿人文交流基礎,也引起了加拿大華人的強烈不滿。

                                      世界華聲: 此前您在節目中評論香港元朗衝突事件而遭到了網絡暴力,這也引起了很多媒體的關注。您當時在節目中說了什麼? 基於什麼理由做出這樣的判斷呢?

                                      世界華聲: 此前很多來自中國內地的臉書、推特賬號因發佈關於香港事件的言論和視頻而被封禁。您認為西方所一直倡導的言論自由在對待不同對象、不同觀點時採用的標準是一致的嗎?

                                      如果不是因為前不久在節目中發表中立評論而遭遇網絡暴力並被媒體所報道,可能很多人不會認識這位旅居加拿大的華人時事評論員。

                                      梁燕城: 嗯,不一定一致。如果中國方面的言論很多,或者是親中國的言論很多,西方政府會注意到,可能就會幹預。我覺得那些被封的社交媒體賬號只是表達了不同意見吧,如果西方尊重不同意見的話,為什麼不能夠接受來自中國的觀點呢?所以他們所說的言論自由是不是言行一致呢?從這個事件來說,「自由」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是給你畫了個圈圈,不能觸碰他們的禁忌,(西方政府)給講的就給你自由,有些不給講的就不能講。

                                      世界華聲: 您說沒有壓力,那為什麼要辭職呢?

                                      世界華聲: 隨着時間的推移,香港暴力示威事件的真相也是越來越清晰了。現在回過頭看,您認為您當時的評論和判斷有錯誤嗎?

                                      「妥善處理孟晚舟事件是發展中加關係的關鍵」

                                      他叫梁燕城,出生於香港,是一名文化、宗教和哲學學者,在溫哥華的一家中文電台兼職做時事評論員,在加拿大乃至海外華人圈裡都有一定的名氣。

                                      梁燕城: 我在節目中的評論主要是關於7月21日香港元朗地鐵站內,白衣人與黑衣人(示威者)發生衝突的這件事情。當時很多香港媒體報道說白衣人毆打黑衣人和市民,但我的看法跟他們不太一樣。因為我看到了那天原始的視頻素材,根據我的觀察,白衣人是動手了,但我也看到之前黑衣人用粗魯的語言罵白衣人,用救火用的水喉噴白衣人,隨後引來雙方互罵、對峙。所以我在節目中說,白衣人打人是錯的,但黑衣人也有挑釁,這應該是「黑白武鬥」。

                                      世界華聲: 加拿大剛剛任命了新任駐華大使,結束了這個職位近八個月的空缺。您覺得這傳遞了加方怎樣的信號?

                                      梁燕城: 現任加拿大政府一直都缺乏了解中國的人,新任駐華大使擁有比較豐富的中國工作經歷,希望能夠為增加中加對話做出更多(努力)吧。

                                      其實,中國與加拿大的關係基礎很好,當年老特魯多突破美國對華的冷戰路線,積極發展與中國的關係。但現任政府受美國影響和控制,拿華為做文章,于情于理於法都沒有根據。

                                      事件緣於8月份在一次廣播節目中談到香港元朗發生的暴力事件時,梁燕城表示「白衣人的暴行確實應被譴責,但黑衣人也並不那麼無辜」。隨後,他就遭到那些支持與同情香港極端分子者的網絡暴力,嘲諷、批評、謾罵撲面而來。

                                      我一向特立獨行,不會被別人的看法所影響。如果受他們影響,我也不能過去二十幾年一直回中國做慈善和公益,不然回到加拿大,總會有人罵你的。我出生在香港,生活在加拿大,但我是中國人,這是永遠不會改變的,我不會在意他們說什麼,而且這也改變不了我的看法和做法。

                                      但是之後網上很多人開始批評我,認為我在節目中說的都是「假新聞」。我覺得如果從專業角度來講,這首先不是新聞,而是新聞評論,是基於新聞事實而發表的觀點。因為我是根據不同的視頻來進行的分析,我相信這些視頻都記錄了當天的事實,而我也儘可能公正、中肯地發表我的觀點。

                                      「如果西方尊重不同意見的話,為什麼不能夠接受來自中國的觀點呢?」

                                      「網絡暴力根本改變不了我的原則」

                                      經歷此次事件后,梁燕城是否會動搖自己的判斷?作為生活在加拿大的時事評論員和文化學者,他是如何看待西方社會的言論自由?對未來中加關係的走向會有怎樣的看法?日前,梁燕城先生接受了世界華聲的獨家專訪,對近期熱點話題進行了回應與評述。

                                      世界華聲: 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一案給中加關係蒙上了一層陰影,你如何看待未來中加關係的走向?

                                      梁燕城: 沒有,對於這些指責我一點都不理,因為理性和良知是我做事情的原則。理性是儘可能地還原事件的來龍去脈,探尋事實真相;良知是在理性分析的基礎上,講道理,說真話,公正、客觀地表達。所以,我沒有違背我的原則,網絡上的這些東西也根本改變不了我的原則。

                                      梁燕城: (笑)我本來這陣子就打算調整工作,倒不是因為他們。我之前有說過,做評論是有壓力的,但不是指批評的壓力,而是時間上的壓力,因為需要早早地跑到電台,然後下了節目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時間就比較趕。我也是想改變一下過去二十多年的這種緊張忙碌的狀態。我不是怕他們提出辭職的。

                                      世界華聲: 我看到當時很多人在您的社交媒體賬號發帖留言進行指責、批判甚至謾罵,還有人特別指出您曾經擁有的中國政協海外列席代表的身份,並用「Wolf in a sheep skin」 這樣的詞彙進行攻擊,您看到后感覺有壓力嗎?

                                      世界華聲: 當地媒體和輿論對這件事是怎樣的態度呢?

                                      梁燕城: 首先,我認為言論是自由的。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觀點,應該理性地與我對話,不應該用網絡欺凌或者對電台施壓。其次,我個人認為,我當時的評論是非常中立和中肯的,沒有偏向哪一邊,都是基於原始視頻來表達的。而很多經過剪輯的,或者(反映)片面、局部的視頻是沒法告訴大家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

                                      另外,加拿大即將舉行大選,如果保守黨上台執政,也可能會帶來一些積極的變化,因為他們有一些人是相對了解中國的,可能會換一種思維分析問題,處理事情。總之,孟晚舟事件能否妥善解決,確實是中加關係能否積極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

                                      記 者趙 洋(中央廣播電視總台華語環球節目中心新媒體)

                                      梁燕城: 跟我一同參与節目的另一個評論員認為我的評論是非常中肯的,也有一些人認為那些針對我的網絡留言以及對電台施壓是對言論自由的干預和阻撓。前幾天加拿大的英語電台也想採訪我,但我沒接受,也不想讓這個事情再擴大了。其實我沒有想到,我這件事也是個新聞了,西方媒體和中國都注意到了。

                                      今日关键词:刘雯缺席时装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