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开发区-与郗同福、李某合作成立了连云港某公司-化工资讯

  • 时间:

教师节

我們說說郗同福那65套房產和30個停車位是怎麼來的。

1999年8月,江寧開發區開始對下屬企業進行改制,江寧某房地產開發公司原系江寧開發區下屬的全民所有制企業,該公司副總經理曹某為了能將公司改制給自己,多次通過李某找到郗同福尋求幫助,並承諾將在企業發展的利潤中拿出1個億表示感謝。1999年2月,在郗同福的「關照」下,曹某如願成為公司法定代表人。

3月26日,《檢察日報》刊文《別樣「房奴」的悲劇人生》介紹了郗同福受賄案。文中提到,郗同福從小喪父,母親改嫁,他跟隨祖母長大,衣食不周,靠親友接濟甚至沿街乞討長大。

此後,該公司在連雲港開發房地產項目,郗同福在土地出讓金繳納等方面給予了充分關照。2007年下半年,郗同福在調離連雲港前,與李某找到曹某,要求退股並分紅。曹某同意並按照30%的占股比例用房產折抵,郗同福、李某獲得參股公司開發的65套房產和30個車位,實際獲取違法所得摺合人民幣4313.79萬元。

坐擁65套房產、30個車位的副廳級官員郗同福於2018年3月接受審查調查,5月被雙開,12月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受賄所得贓款及孳息共計摺合人民幣5800餘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有65套房的廳官:雞從我家門過 也得下個蛋才能走

因為擔心被查,這些房產和車位並沒有登記在郗同福本人名下,但其實際所有人都是郗同福。

最早,郗同福看到老闆們在自己管理的開發區包工程賺大錢,心理失衡。於是,他拉着妻弟李某等人共同持股,成立了土石方工程隊,利用自己的權力在承攬工程方面為自己的工程隊提供便利,幾年就賺了幾千萬。

△庭審現場根據《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道,郗同福的妻子原是某單位機關黨委副書記,她參与收受禮品禮金,長期佔用單位配給郗同福的公車。郗同福的女兒是一名律師,她幫助郗同福出主意、逃避組織審查。甚至,郗同福被立案調查前,全家幫助轉移、隱匿贓款贓物。郗同福被審查后,從其連襟處搜出字畫95件、首飾工藝品17件、不動產權屬證書34套、美元2.36萬元。

△郗同福最新一期《中國紀檢監察雜誌》發表了郗同福違紀違法問題剖析《生財有「道」終入獄》,講述了他如何從一個沿街乞討的小孩成長為一名副廳級幹部又淪為階下囚的故事。

後來,郗同福把工程隊升級成為市政工程建設公司,李某是他的「代言人」,他自己幕後指揮。2004年,郗同福調任連雲港,李某也一起「調動」,兩人配合,在連雲港做了幾個億的工程,而且,他們還拿了幾百畝工業用地,變更為房地產用地后再轉手賣出去,僅此一筆就賺了5000多萬。

郗同福的貪腐基本上是全家都參与。

妻弟是代言人,跟着他一起「調動」

2012年11月,郗同福退休,五年半后,2018年3月,郗同福落馬,兩個月後被開除黨籍並取消退休待遇。在他的雙開通報中提到,郗同福利用職權為親屬謀取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

65套房產和30個車位的來源

2004年1月,郗同福調任連雲港,出任連雲港市委常委、連雲港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書記,一年半后兼任連雲區委書記。2007年12月,郗同福任省經濟貿易委員會黨組成員,省鄉鎮企業管理局副局長、省中小企業局副局長。2009年8月,他成為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黨組成員,省中小企業局副局長、省鄉鎮企業局副局長。

「我在這十幾年時間里,時刻不忘為自己、為親友謀取私利,沒有條件時等機會創造條件,有條件時我絕不放過,就是老母雞從家門前經過,我也要捉回家下個蛋后再放走。」這句話出自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之口。

從沿街乞討到副廳級幹部去年10月,郗同福在江蘇省鎮江市中級法院一審「過堂」,這是江蘇省監察委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的首例廳級幹部職務犯罪案件。

簡歷顯示,郗同福,男,1952年7月出生,漢族,大專文化。早年他曾先後擔任江寧縣經濟技術開發總公司總經理,江寧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經濟技術開發總公司總經理,江寧縣委常委,南京市江寧區委常委,江寧區委副書記等職務。

根據《檢察日報》前述文章顯示,2004年,為感謝郗同福,曹某在郗同福調至連雲港后,與郗同福、李某合作成立了連雲港某公司,註冊資本計人民幣5715萬元,雙方約定投資持股比例分別為70%和30%。按30%的占股比例應當出資1715萬元,但李某以其本人及郗同福共同持股的南京某市政工程有限公司僅出資500萬元,餘下的1215萬元由曹某代為支付。

今日关键词:黄晓明baby疑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