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上班-我曾问他为何不选择跟主业相关的副业-丰台新闻

                            • 时间:

                            冬奥吉祥物开售

                            路邊的小館子,一碗面20元,商場里的店鋪標價更高。

                            有專家表示,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前提下,發展副業可以提升個人的生活水平,也是個人社會價值的二次發揮。

                            互聯網產業的迅速發展,打破層級化形態,也衍生出「互聯網+新興工種」的打工新模式,如滴滴代駕、外賣跑腿、網絡主播、遊戲代練等,兩棲青年們顯然有了更多的就業機會。

                            「副業剛需」火了,繼「明言明語」后成為網絡成語界的又一顆新星。

                            臨沂日報曾隨機採訪了50位路人,其中16名上班族有副業,大多數選擇新興產業,如互聯網、大健康行業等。

                            如白天在銀行上班的職員,下班后做刺繡手工賺錢;導遊藉著職業之便做代購等。

                            當興趣成為副業,它就不是副業,而是一種自我實現的方式。我見過很多兼職在酒吧唱歌的人,凌晨3點下班臉上還帶着發自內心的笑容,因為唱歌就是他們熱愛的事物,台下的掌聲就是他們堅持的動力。

                            摸魚一時爽,但摸魚一世,就會失去生活激情。每天回到公司無所事事,熱播的電視劇都看過了、微博的瓜都吃完了、報紙也沒啥看的,摸魚摸得心如止水,啥也沒幹出來,着實無聊,還不如辭職回家睡大覺。

                            多一份工作,多一項技能,就多一分抗風險的能力。今年8月,世界500強外企思科(Cisco)傳出上海全體裁員的消息,雖已被證實為謠言,但思科未曾否認未來將會做出人員調整。

                            這麼多同事,就方圓一個人被裁員。圖/《小歡喜》劇照

                            副業的終極意義,除了賺錢,也許還有另外三個字:我願意。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鳴金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白天摸魚、晚上搞副業的,絕對不是一名合格的兩棲青年。

                            上班族不會隨着夜幕降臨而離場。

                            工作為錢很正常,畢竟大家都挺窮的,但「廢掉一個人最隱蔽的方式,就是讓他安守本分」這樣的道理聽得太多了,但大多數人仍沉浸在晚上努力、白天荒廢的狀態中,還自我感覺良好。

                            曾經我們心懷夢想踏入校園,學習自己喜歡的專業,幻想畢業后成為行業內頂尖人才,畢業后發現,自己連這個行業的門檻都擠不進去,只能勉強找一份應付得來的工作,機械性地踩點上班、準點下班,毫無激情,心底里那一顆夢想的種子,只能種在副業上。

                            當一個人,每天機械化地重複着單一的工作,並停止向外界輸出創新型事物時,也許就意味着在被社會淘汰前,他「廢」了,只能成為狂風暴雨里的一顆小草,被肆意吹刮,毫無反抗之力。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但相信天道酬勤,勤,才是通往「錢途」的捷徑。

                            江西南昌,一名女子為了300元全勤獎帶病上班。一路上她跌跌撞撞、幾次摔倒,以接近爬行的姿勢趕上公交車。司機勸她不要上班,卻怎麼也勸不住,直到警方聯繫上她的家人,她才肯回家休息;

                            利用副業提高收入無可厚非,但只能為你帶來金錢的副業,會侵蝕精神世界,最終窮得只剩下錢,竹籃打水一場空。

                            相比60、70年代的長輩們,現在的年輕人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擁有更多的職業技能,但同時也面臨更大的生存壓力。只有一份工資的生活沒有質量,副業已成剛需,兩棲青年亦成為被默認的存在。

                            「副業剛需」,顧名思義,就是副業已經成為現代人的硬性需求。哎呀這事實,真是直白而又扎心。

                            如此看來,兩棲青年是夾在單一職業與多元職業之間的存在,對副業的選擇更加謹慎,絕不允許其佔據主業的時間;而且行業跨度更大,同一行業里的工作,絕對不幹!下班后還要面對同一群「行內人」、同一類型的客戶爸爸、兩份主業的壓力,光想想就瘮得慌……

                            據相關數據統計,目前國內兩棲青年超過8000萬人,其中24-28歲人群佔比達到一半;擁有大專、本科、碩士及以上學歷的人群佔據主流。

                            是真的穷啊!

                            大部分兩棲青年,搞副業的原因很簡單:提高收入。

                            你長大了,該找一份副業了。

                            圖/新浪微博截圖浙江寧波,一名高速公路收費員,向每一位旅客展露流水線似的微笑,被網友戲稱「職業假笑」。收費站所長說,自己是在「努力微笑」;

                            單純地貪圖雙倍的工資,卻沒想過自己浪費了什麼,這跟賺錢機器有什麼區別?當然有很多人一輩子都在為「錢」字奮鬥,有機會擁有雙倍金錢,晚上偷着樂呵都來不及,才不談什麼人生價值呢。

                            作者:穎寶隨着生活成本的增加,很多年輕人的工資開始捉襟見肘。每個月累死累活,拿到的錢一半敬房東,一半敬伙食。穿AJ限量、用貴婦級護膚品、背LV包包?這些都是別人的生活。

                            主業不能實現的職業理想,能通過副業實現。《2019年中國不認命一代——95後人掃描分析報告》顯示, 71.2%的95后畢業后第一份工作與所學專業無關。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新周刊》微信公眾號(ID:new-weekly)。《新周刊》創刊於1996年8月18日,以「中國最新銳的生活方式周刊」為定位,20多年來用新銳態度測量時代體溫。從雜誌到新媒體,《新周刊》繼續尋找你我共同的痛點、淚點與笑點。關注新周刊微信公眾號,與你一起有態度地生活。官方微博@新周刊。

                            在廣州,市區的房子6萬起/平米、豬肉30元/斤、一葷一素的快餐20元/份、汽油7.3元/升、停車26元/小時……這些數字還在悄無聲息地慢慢上升,所以,我想我明白為何北京人平均月薪6900元卻還老在哭窮了。

                            「兩棲」的圈子似乎好處多多,連社會發展的浪潮也有意無意地將我們推進去。但「兩棲現象」畢竟不是主流,若找不到主副業之間的平衡點,我們的時間和工作激情最終會被反噬,陷入「主業尚有空間,副業也沒做好」的尷尬境地。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新周刊(ID:new-weekly)

                            時間全給了掙錢,每天都在思考用最輕鬆的方式掙最快的錢,對於個人成長而言,當然是一種消耗。

                            搞副業,並不是以反噬主業時間為代價的。連這點都想不明白,證明你尚未擁有應付兩份工作的能力,還是先專心打好一份工吧。

                            成年人的世界,都不容易,歸根結底,都是因為「沒錢」二字。

                            換句話說,你的三個朋友中,也許就有一個兩棲青年。保不準此刻正在瘋狂敲鍵盤的同事,就在經營着自己的淘寶店;在會議上口若懸河的領導,下班後會到某家教育機構當講師;咖啡廳里妝容精緻的店員,其實是一名擁有百萬粉絲的主播。

                            提高收入,不只為了解決溫飽問題,更為了提高生活質量。畢竟,沒有什麼東西,是兩份工資買不到的。

                            過去,傳統企業為保證效率和穩定性、實現有效的集體溝通,採用層級型組織結構,即直線指揮、分層授權的管理方式。

                            然後轉頭對你說:「加油鴨!」

                            都說段子來源於生活,「副業剛需」就是成年人應有的覺悟。

                            03一名優秀的兩棲青年,不屑於摸魚

                            兩棲青年,到底是勵志青年,還是摸魚青年?

                            這年頭,擁有一份副業實在太平常,平常到老闆面對下級投訴同事「另外還有一份工」的小報告,也會翻一翻白眼:「這種小事就不用跟我報告了。」

                            專業對口率,一代比一代低。圖/《2019年中國不認命一代——95後人掃描分析報告》

                            香港繁華的背後,是極高的物價水平和生存壓力。許多港人為了保持自身優勢,不得不主動延長上班時間,避免被社會淘汰。有數據統計,香港人平均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遠超過北京、台北以至東京等繁忙都市;甚至有人為買房,打5份工。

                            干好副業的前提是「做好主業」。

                            互聯網興起,打破傳統企業的層級化形態,為兩棲青年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我有一個前同事,是典型的兩棲青年,白天做記者,天天跑突發、寫稿子、編排稿件,忙到腳不沾地,開會開到腦袋嗡嗡響;晚上,他會在二手平台上出租單反相機,掙一兩千塊補貼家用。由於貨品整理、客服、店鋪維護都是他一個人在做,經常干到凌晨一兩點才睡,白天起來繼續忙碌,黑眼圈大到讓人心疼。我曾問他為何不選擇跟主業相關的副業,比如寫文章賺稿費,一來應付熟悉的工作更省力,二來有現成的資源儲備。

                            生活質量水平,除了體現在物質上,還體現在精神狀態上。

                            現在,互聯網讓我們擺脫企業的「束縛」,服務關係從「多對一」到「多對多」的轉變,不再是企業聘用才可開展工作,而是不受上級指揮、自由靈活地接受工作。

                            勤勞的人、心懷夢想的人,在主業之外,一樣會讓副業煥發光彩。

                            圖/澎湃新聞截圖大熱劇集《小歡喜》里,黃磊飾演的方圓是一名突然被裁員的中年人。面對職場危機,他曾瞞着家人找新工作,但屢屢碰壁,競爭力還不如一名應屆畢業生;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每天一早出門假裝上班,見到朋友和家人依然是開心的模樣。

                            圖/網絡截圖01搞副業的,都是些什麼人?現今,搞副業的人自稱「兩棲青年」,他們和前兩年流行的「斜杠青年」可不一樣呢。前者擁有一份穩定的主業,更強調主副業的主次感、平衡感;後者不滿意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擁有多重、平行的職業。

                            在一二線城市,只靠上班拿固定工資,不能滿足生活需求,尋找一份副業,成為當務之急。

                            02兩棲青年湧現,因為工作量不飽和?

                            有人不解:錢比健康更重要嗎?每天工作時間這麼長,不會疲勞過度嗎?

                            他的回答是:「主副業要劃清界限,混在一起干,就變成了兩份主業。」

                            今日关键词:林俊杰天津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