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格入学-全部都出现在该校拟录取的非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名单中-陆丰市新闻

  • 时间:

荷兰弟剃寸头

記者也注意到,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歷年來考上湖南大學非全日制研究生卻最終選擇棄讀的情況並非罕見。以2018年為例:當年該校共有62人被視為放棄入學資格,其中就有51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同樣佔了名單的絕大部分。

除此之外,在校期間,該校全日制研究生可以申請獎學金,還能居住學生宿舍。但對非全日制研究生來說,以上待遇則不存在。

事實上,不只是湖南大學,全國其他高校棄讀非全日制研究生的情況也比較常見。

pictureIds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面對非全日制研究生可能遇到的部分差別待遇,以及這些狀況對學生就讀意願的影響,有關方面應該採取哪些措施呢?

為什麼在這份名單中,會出現如此之多的學號以「F」打頭的新生?記者多方查詢資料后發現,以「F」開頭的錄取學號對應的是非全日制研究生。也就是說,此次選擇棄讀湖南大學的新生中,絕大多數應該都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比如招生簡章明確:「人事檔案轉入我校且無固定工資關係的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可申請學業獎學金,並同時享受國家助學金,金額為6000元/人·年」。可與此同時,招生簡章也規定:「學習方式為非全日制的碩士研究生,人事檔案和工資關係不轉入我校,學校不安排住宿,不享受學校有關獎助。」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自2017年起,非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就已採取了與全日制碩士研究生相同的招生方式,報考者同樣需要參加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統一考試,非全日制碩士和全日制碩士研究生的學歷學位證書具有同等法律地位和相同效力。不過,報考和就讀非全日制碩士研究生仍有一些「軟門檻」,這也讓不少新生望而卻步。

對此,21世紀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採訪時表示,國家提出推行非全日制研究生的學習方式,是提供一種教育的多元選擇。不過現階段,社會普遍認為非全日制研究生招生門檻相對全日制更低,學校對非全日制研究生要求不嚴,有「混文憑」的嫌疑。在讀完非全日制研究生后,個別用人單位對其也有一定的歧視。因此,「棄讀」非全日制研究生現象不算少見。

同樣是在9月23日,華南農業大學發佈對15名研究生放棄入學資格處理的公示,其中有6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9月27日,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研究生招生辦公室宣布,共有18名學生2019級應報到而未按時報到或不符合報到要求,根據相關規定擬對其按取消入學資格進行處理。

非全日制研究生遭受「隱性歧視」?

棄讀新生近八成是非全日制研究生

在這份包含來自法學院、工商管理學院、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院等15個院系的69名新生名單中,記者發現,絕大多數新生的錄取學號,都是以「F」這個字母作為開頭。據記者統計,此次公示的69人中,有54人的學號中含有「F」並以該字母打頭,佔到全體被取消資格新生的78%左右,接近八成。

近期,全國多所高校發佈了一批已被錄取卻放棄就讀而被取消錄取資格的研究生名單,這也表明,「棄讀」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某種普遍性:

同月23日,東華大學研究生部公示,將取消葉X等25名2019級研究生新生入學資格;

這樣一來,事情就比較清楚了:在擬取消錄取資格的69人中,接近八成為湖南大學今年錄取的非全日制研究生。假如剩餘的15人都是全日制碩士和博士研究生,那麼在該校今年超過3700名全日制研究生的招生規模中,佔比僅約0.4%,這樣的棄讀比例並不算特別突出。

專家建議應採取相同人才培養標準

文件一經發佈,立即在網絡上引起熱議:既然經過千辛萬苦考上了研究生,為什麼這麼多學生最後卻選擇集體「棄讀」?背後是否存在什麼樣的隱情?

為了解69名新生選擇棄讀湖南大學研究生的真相,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首先撥通了負責處理此事的湖南大學研究生院研究生培養辦公室的電話。不過在電話中,該辦公室工作人員以工作繁忙為由,婉拒了記者的採訪請求,也沒有就為何有那麼多新生被學校取消入學資格的原因對記者作出解釋。

出了校門,非全日制研究生在就業擇業過程中,或多或少也可能受到一些限制和「隱性歧視」。比如說,今年9月初,有網友反映國內某大型建築公司的招聘公眾號在問答環節中,明確回復「2020年秋招『不招收非全日制的學生』」。一時間,很多非全日制研究生表示不滿,並向該企業所在省份的人社部門舉報該企業涉嫌就業歧視。

9月29日,位於湖南長沙的湖南大學在其研究生院網站上發佈了一則題為《關於取消鄭XX等69名2019級研究生入學資格的公示》的文件。文件稱,該校2019級研究生新生已於2019年8月24至25日入學報到。據核實,現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出國、工作等個人原因申請放棄入學資格,另有少數新生逾期未報到,共計69人。依據有關規定,以上新生視為放棄入學資格。

2018年9月,鄭州大學發佈「關於2018級研究生自動放棄入學資格名單的公示」,共有31名研究生新生自動放棄入學資格。記者經過與該校擬錄取名單對比后發現,可以確定其中有22人是非全日制研究生,佔比達七成。

與此同時,記者在深入分析湖南大學網站上公示的被取消入學資格新生名單基礎上,逐步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李可愚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陳旭李凈翰 杜恆峰 王嘉琦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至此答案已經基本明確了。不過還是會有很多人難免產生疑惑:非全日制研究生,不一樣也是研究生嗎?湖南大學畢竟是一個雙一流高校,就此放棄未來寶貴的學位難道不可惜嗎?

記者隨後將被取消入學資格新生名單與此前公示在湖南大學研究生院網站上的《湖南大學2019年碩士研究生擬錄取名單》《2019級博士研究生錄取名單》進行對比后發現,這些學號開頭為「F」的新生,全部都出現在該校擬錄取的非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名單中。

今年9月18日,中國政法大學公示稱,該校研究生院擬取消胡XX等39名研究生入學資格;

圖片來源:攝圖網考上研究生,特別是能夠考入被評上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的研究生,可以說是千千萬萬象牙塔中學子的最大夢想之一。不過近日在我國中部一所「雙一流」大學里卻發生了一件「怪事」:69名已經取得該校2019級研究生錄取資格的學生,因為沒有向學校報到等多種原因,被學校公示將取消入學資格!

他告訴記者,要解決這一問題需要對症下藥,即高度重視人才培養質量——不管是什麼渠道招來的學生,都採取一樣的培養標準。這樣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決社會對非全日制研究生認同度不高的問題。

比如說在學費方面,以湖南大學發佈的2020年招收攻讀碩士學位研究生簡章為例,在該校非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各學科領域學費標準中,價位最低的教育專業學位收費達到10000元/年,絕大部分專業的收費在15000元/年左右,最貴的高級管理人員工商管理碩士(EMBA),3年收費標準合計達到26萬元。而與此同時,該校全日制學術型碩士研究生的收費標準,卻僅為每年8000元。

今日关键词:百度输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