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力社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作为内涵丰富的理论体系-潜江资讯

                                  • 时间:

                                  多次捐卵生命垂危

                                  符合人類社會發展規律進程的社會制度和治理體系向來都以科學理論為指導,引領人民群眾理性判斷客觀社會主要矛盾,致力於集中精力完成社會中心任務。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科學的理論是以往實踐發展規律的抽象和升華,同時又對未來實踐的深化給予有力指導。新時代,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前提之一,就是牢牢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邏輯主線,以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為中心,把我國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國家治理效能,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有力保證。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是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的創新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體系儘管在其發展歷程中經歷了不同形態,但都是以解決特定階段社會主要矛盾作為主要研究任務,闡明在不同制度以及同一制度不同歷史時期的特定生產力發展狀況下,社會經濟關係的實質及其相對於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變革趨向。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作為內涵豐富的理論體系,科學回答了在新的歷史方位下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怎樣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這一時代課題。其中以實現平衡充分發展為主線,清晰刻畫出了這一思想體系內在結構要素間的邏輯關係以及展開理路。

                                  10月31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公報》。《公報》提到,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具有多方面的顯著優勢。其中之一,就是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黨的科學理論,保持政治穩定,確保國家始終沿着社會主義方向前進。

                                  理論的生成取決於實踐的需求。國家強,經濟體系必須強,新的歷史方位決定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必然是圍繞着實現平衡充分發展而展開。從社會主要矛盾的轉變看,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要求以實現平衡充分發展為導向驅動我國經濟向形態更高級、分工更優化、結構更合理的方向轉變。隨着居民收入持續增長,其消費結構也隨之升級,已從滿足數量型向追求質量型轉變,但當前供給產品的質量跟不上人民變化了的需求。由於供給能力不足帶來大量「需求外溢」,導致消費能力外流,這就要求以人民升級了的美好生活需要為導向,以提高經濟發展質量為核心,通過經濟的平衡充分發展帶動其他方面更好地發展,進而滿足人民多樣化、多層次的美好生活需求。

                                  從新的戰略部署來看,基本實現現代化的戰略目標要求我們必須以破解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為前提,實現經濟由數量和規模擴張向質量和效益提升轉變,基本建成現代化經濟體系;建成「五位一體」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戰略目標,必須把實現平衡充分發展作為長期工作來抓,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實現各領域、各環節的平衡充分發展。只有如此,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才能始終以深厚的物質基礎為後盾和動力。

                                  原標題:努力實現平衡充分發展,擘畫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藍圖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堅持問題導向,對新時代我國經濟要實現什麼樣的發展有了新的認識。從新的歷史方位的確立來看,我國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向強起來轉變的新局面。「強起來」不僅是理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標識,更是科學把握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邏輯主線的要旨。經過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我國從根本上解決了「有沒有」的難題,迎來了「好不好」的挑戰。新時代我國經濟質量和效益不高、虛擬經濟與實體經濟協同性不強、有效供給能力不足、生態環境保護措施不到位,這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表現,是影響我國「強起來」的首要掣肘。

                                  改革開放時期,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打破束縛生產力發展的僵化認識,致力於改變以往過度拔高生產關係而忽視生產力,造成生產力和生產關係嚴重失衡的狀況。鄧小平指出社會主義制度是個好制度,但「社會主義的優越性要最終體現在生產力能夠更好地發展上」。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還必須圍繞着如何進一步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着重解決落後的社會生產問題,以改變短缺型經濟為抓手破解生產力和生產關係失衡的狀態。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開啟了新時期黨全面發展生產力的新征程,從農村改革到城市改革,從經濟體制改革到其他方面改革,一系列改革政策的制定和落實都致力於改變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現狀。新時期黨中央在促進平衡發展方面擯棄了建國初期絕對追求平衡的舊思維,開闢了從非均衡到均衡發展的新思路。例如,從計劃均衡到市場非均衡,再到市場和政府調控相結合的均衡發展,從允許和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到最後實現共同富裕,從沿海地區利用優勢優先發展到帶動內地實現平衡充分發展等,都體現出了不同於以往的平衡充分發展新思維。隨着我國經濟發展邁向新世紀,針對長期形成的結構性矛盾和粗放型增長方式帶來的弊端等問題,科學發展觀的提出,明確了發展生產力要堅持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發展要求,使我們黨對新形勢下發展的內涵有了新認識。總之,在生產力不發達基礎上建立起社會主義制度的歷史性約束條件下,黨必須始終把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作為根本任務。

                                  在新的歷史方位下,實現平衡充分發展着重在深刻總結過去經濟發展存在的主要問題和統籌考慮未來經濟走向的基礎上,以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為現實基點,以新發展理念為實踐指引,以大力提升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任務,通過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等手段着力破解經濟結構失衡和供給不充分等突出矛盾,以質量、效率和動力的深層次變革來滿足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和生態等方面日益增長的需要。此外,實現平衡充分發展不僅僅是要破解過去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城鄉、區域、收入不平衡,某些地區、領域、方面發展不充分等老問題,更要在鞏固和完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的基礎上,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構建對外開放新格局、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

                                  社會主義建設初步探索時期,黨中央就十分注重經濟的平衡充分發展。在完成社會主義改造后,毛澤東同志指出,我們的根本任務已經由解放生產力變為在新的生產關係下面保護和發展生產力。在實踐過程中,黨中央認識到蘇聯高度集中的模式導致重大經濟關係比例失調,進而嚴重阻礙經濟平衡充分發展的弊端,強調要獨立探索適合本國情況的建設道路。毛澤東肯定了計劃經濟對促進經濟平衡充分發展的作用,指出「社會主義社會裡,有可能經過計劃來實現平衡。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否認我們對必要比例的認識要有一個過程」。黨中央在強調計劃經濟主導作用的同時,對協調平衡集體經濟和個體經濟、積累和消費、生產和生活等重大關係也有了清晰的認識。毛澤東指出:「社會主義經濟發展過程中,經常出現不按比例、不平衡的情況,要求我們按比例和綜合平衡。」基於此,黨中央在沿海和內地的工業布局上強調要大力發展內地工業,充分利用沿海工業的老底子來逐步平衡和優化工業布局。此外,還提出了發展商品生產、利用價值規律、發展科學技術等賦有創見性的經濟思想。總體來看,黨在社會主義建設初步探索時期所體現出的平衡充分發展思想是新時代實現平衡充分發展的重要歷史依據,尤其是對於創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施「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等具有現實借鑒意義。

                                  今日关键词:热依扎转发恶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