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家庭-女方家提出的彩礼从最初商定的9.8万元到如今分文不取-华县新闻

                                        • 时间:

                                        美国53分狂胜日本

                                        新華社記者袁慧晶一隻傳統手工藝雕刻的陪嫁樟木箱,一幅本地書法家題寫的家風家訓墨寶……今年七夕節的前一天,參加完集體婚禮的新郎陳磊祺和新娘宋藍斐收穫了兩件不一樣的新婚禮物。

                                        平定鄉東腦村的吳磊太和相戀5年的女友金小艷終於修成正果,女方家提出的彩禮從最初商定的9.8萬元到如今分文不取。記者採訪得知,金小艷的媽媽魯寶金當年也是「零彩禮」嫁給了她的爸爸。

                                        倡導新婚俗的宣傳工作取得了一定效果。余江區宣傳部副部長黃劍標介紹說,今年7月11日,洪湖鄉官坊村牌官村小組理事長官文昌帶頭做到了嫁女不要彩禮。截至目前,全區今年已有11個鄉鎮的45對有情人「零彩禮」訂婚或結婚。

                                        新華社南昌8月7日電 題:要嫁給愛情,而不是彩禮!——記江西余江一場特殊的集體婚禮

                                        今年初,余江區印發《全面推進移風易俗三年行動實施方案》,提出拒絕「高價彩禮」,減輕「人情負擔」。區里還舉辦了首屆媒婆培訓班,希望媒婆們成為移風易俗宣講的一大力量。6月份,區里再對全區黨員幹部、公職人員、廣大群眾發出公開信,對婚事新辦提出具體倡議,如:控制彩禮金額,婚禮隨禮一般不超過200元,婚禮車輛控制在8輛以內,「媒婆禮」一人不超過1000元等。

                                        這一天,江西余江區的馬鞍嶺公園舉辦了32對新婚夫婦的集體婚禮。32位新娘都是「零彩禮」的支持者,用行動表達了當代青年的新婚戀觀——要嫁給愛情,而不是彩禮!

                                        今年以來,馬俊峰已經在基層鄉鎮開展了10餘場抵制天價彩禮的宣講活動。他認為,天價彩禮並非一日形成,要想根治還需多管齊下。「這次的『零彩禮』集體婚禮將傳遞一種信號,讓更多的人看到: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彩禮聘金。」

                                        近年來,余江區「天價彩禮」現象有愈演愈烈之勢,特別是在農村地區。余江區人民法院平定法庭庭長馬俊峰介紹說,2013年的彩禮錢大約在10萬到15萬元,今年已漲至25萬到30萬元,加上平時的上門費、過節費等算下來,在農村娶個媳婦要花費四十萬元左右。來自區法院的數據也顯示,天價彩禮有可能引發家庭糾紛,2016年1月至2019年7月,區法院共受理婚約財產糾紛案件92件,占婚姻家庭類案件的11.72%。

                                        「男孩子的人品比男方家的彩禮更重要。兩個孩子如今在浙江打拚,能給他們減輕一些負擔就減輕一些。」魯寶金說,不僅彩禮錢不要男方家出,就連訂婚宴也從簡操辦了,原本要十幾桌,最後只擺了一桌,讓雙方的至親見面吃了頓飯。

                                        新娘宋藍斐來自鄧埠鎮四青社區,她和愛人通過相親認識,一年後開始談婚論嫁。最初,女方家要彩禮38.8萬元,但最終商量至28.8萬元彩禮。如今,女方家已將訂婚時拿到的全部彩禮錢退回給小夫妻,作為新家庭的啟動資金。

                                        「最初要彩禮其實是試探男方家的誠意。現在提倡『零彩禮』了,我們也能接受,因為發現女婿對女兒很好,彩禮也不能與幸福划等號。」宋藍斐的媽媽徐紅艷告訴記者,能夠成為新婚俗的倡導者,她覺得挺自豪。

                                        今日关键词:科迪乳业遭问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