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道航标-航道工们都需要上航标船检查航标灯是否正常-鸡东新闻

                                            • 时间:

                                            黄之锋被捕

                                            都說家有家規,在王小萬帶領的船上,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后,船員們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掃各自負責區域的衛生。「這是我們班組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大家都很自覺地愛護着每一個角落。」王小萬說。

                                            李國

                                            365天,每天都是工作日

                                            儘管盡量避開了高溫時段巡航,航道工們仍不時會有中暑的情況,皮膚晒傷更是常有之事。「最熱的時候,船上的溫度可能在50℃以上。加上救生衣的『保暖』作用,一艘航標維護下來,全身就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站在船頭的水手告訴記者。

                                            而在嚴寒天氣,江上的溫度比岸上還要低,。夾雜着寒冷的河風,出航作業的航道工們很難不凍傷,手被凍得裂開,耳朵凍瘡難消,腳被水打濕變得麻木,這些都是家常便飯……鞋底足足3厘米厚的橡膠鞋也難擋寒氣的侵襲。可即便如此,無論颳風下雨還是天寒地凍,江面上總少不了航道工人辛勤的身影。

                                            不過,面對惡劣的天氣,航道工們也有一定的應對措施。長江重慶巴南航道處處長梁永志告訴記者,高溫天氣,他們就早出晚歸,增加夜航次數,盡量避開正午高溫時段。隨着技術的革新,現在還可以應用數字航道平台對航標實施動態監控,各基地聯動收集、更新、上報處置航標異動信息,提高航道維護工作效率。

                                            調整航標最危險的時候就是定航標,航標是由被繩索連接着的紮根江底的錨石固定的。王小萬介紹:「鋼繩綁的石頭很大塊,至少2噸多,甩到江里固定的時候作用力很大,要是不注意,腳站到圈裡輕易就會被勒斷。」因此,每一次定航標,航道工們都會小心謹慎,相互提醒,時刻注意船上人員的安全。

                                            13公里長的航段里,共設有31個航標,一名船長、一名輪機長再加上3個水手,便組成一個出航的班組。每到一個航標點,航道工們都需要上航標船檢查航標燈是否正常。「檢查船標的時候,就要先關掉指示燈,然後再打開。如果燈亮紅,就表示一切正常;如果不亮,那就是出現了問題。」王小萬一邊上船操作,一邊向記者講解。

                                            每年的汛期是航道工作的關鍵期,航道工們最長要連續工作20多天。今年7月,重慶洪峰來勢兇猛,各航道基地職工不停息出航作業,清除浮標鋼纜纏繞物,保護航標達到正常狀態。洪峰期間,各航道基地職工長時間超負荷奮戰在抗洪一線搶險、收標,平均維護時長超過12小時。

                                            自從被推選為站長以來,王小萬就帶領着團隊把船當作家來對待,船員們也像家人一樣團結和睦,在多次考核中都獲得第一名。王小萬總覺得24小時、長年生活在船上的日子並不枯燥、難熬,「在船上的日子沒想那麼多,大家都相處得很愉快。」

                                            以船為家,他們日夜守護航道安全

                                            「最近,我們剛搬了『新家』。」王小萬興奮地補充道。新躉船的長度是原來的兩倍,新增健身房和閱覽室,供船員們在休息時間自由活動。隨着時代的變遷和技術的革新,如今躉船的設施越來越完善,航道工的日常生活也變得越來越豐富、充實,「現在待在船上就跟待在家裡差不多」。

                                            27歲的劉春是王小萬年輕的徒弟,擔任駕駛員已有4年。他告訴記者:「現在有了職業病,輪休回到家裡,晚上睡覺經常是淺睡狀態,一點異動都能驚醒我。有時候,明明自己站着沒動,卻總是感覺遠處的山在動。」而在他看來這並無大礙,性格開朗的他在談及家人時才面露愧色:「家人一直都很包容和理解我。我很少能陪伴家人,所以每次回家都加倍補償,家務全包。我們班組成員都是這樣。」

                                            365天風雨無阻,接受酷暑和嚴寒的雙重考驗

                                            「船就是我們的家」在重慶北碚區的嘉陵江邊,常年停靠着一艘長20米的二層樓小船,這便是10位航道工口中的「家」。回憶起1986年剛進單位的時候,王小萬至今還記得那艘又小又破,只能靠人力運行的小船。「我剛進單位那會兒可沒有躉船,那時候在船上就是看江景、喂蚊子,1998年才住上了躉船。」

                                            近幾日,重慶氣溫高居38℃不下,這對於常年在船上工作的航道工來說,似乎再尋常不過。8月14日,記者跟隨王小萬來到了他工作的地方——重慶市嘉陵江航道管理處北碚航道站。

                                            13公里的航道雖然是嘉陵江很短的一段,但由於是自然河段,河道窄、水流湍急,很容易發生事故。然而,北碚段航道一直保持着較低的事故發生率,「自我進單位以來,在航道維護上,我們從來沒有因航標標位不到位而引發海事事故。」王小萬說。

                                            今年52歲的王小萬是重慶市嘉陵江航道管理處北碚航道站的站長,他帶領着另外9位航道工一同守護着嘉陵江13公里航道的安寧,他們大多是來自周邊城鎮的務工人員。當問起他們的家都在哪裡時,大家滿懷笑意地異口同聲道:「船就是我們的家啊!」

                                            隨着維護等級的升高,如今的航道工作更加精細和艱巨。「以前的航道是四級航道,現在升級成了三級,運輸船舶由以前的百噸級擴大到現在的千噸級,停泊的船也越來越多,任務比以前更重了。」王小萬感慨,現在換了更大的「家」,航標艇、疏浚船也都換成了動力大、耗能低、易操作的新船,工作也隨之變得更加嚴謹、高效。

                                            王小萬坦言,自己還有幾年就要退休了。但是只要在崗一天,他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守護好這段航道和行船的安全,做好引路人。

                                            夜以繼日守護航道安全對於航道工來說,調整和清理航標是十分重要的一項工作。王小萬給記者打了個比方:航標就像是馬路上的路沿,船長們以此來判斷航道的寬窄,以保證順利通行。航標準確無誤的指引,離不開航道工們夜以繼日的付出。

                                            下午3點左右,記者跟着王小萬帶隊的班組一同巡航。烈日炎炎,甲板上的溫度可能超過了50℃。同時,由於安全需要,船上的人員都需穿上厚厚的救生服,出發不到幾分鐘,記者明顯感到後背已濕,彷彿置身汗蒸房。

                                            對於纏繞在航標船上的雜物,航道工們要及時清除和打撈,並將其帶回躉船統一處理。此外,航標船上還常有鳥類駐足的痕迹,這也為航道工的每一次維護增加了一項工作——清除鳥類糞便。平日里,一個班組出巡一次最快需要一個半小時,如果加上清洗航標船,那可能就要超過4個小時了。

                                            今日关键词:法拉第未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