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朱易-大多数人考虑的是我能用人工智能技术去做什么-旅顺新闻

  • 时间:

网友半年捐18亿

一年多來,朱易翔最直觀的感受就是企業發展的速度明顯超出了預期,「尤其是芯片類的產品,研發周期很長,原本我們預期明年才能運作的一些研發技術項目,最近已經開始試點落地了」。產品從研發周期到應用試點到推廣,整個周期縮短,成本下降。藉助上海打造人工智能高地建設的東風,再加上資本市場上有了科創板的助力,中小型人工智能企業的發展猶如注入了「加速器」。作為這個行業的參与者,真實感受到了政策上對產業的扶持為企業帶來的紅利。

也正是在大會過程中,朱易翔發現,其實安全問題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冷門。今年大會特設了人工智能安全高端對話,專家學者們就分別從政策要求、監管的角度,技術發展本身面臨的挑戰,法律倫理的角度闡述了各自對於人工智能安全的觀點,幫助他更好地梳理了安全領域點、線、面上的各種問題。

在人工智能產業鏈很長,置身其中的企業往往只能做自己擅長的單一環節。在朱易翔看來,目前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銜接尚有待完備。如果能夠瞄準產業的集聚效應,有效利用上海的產業特點進行布局。吸引越來越多不同類型、不同規模的企業在上海落戶。相信只要有獨特的關鍵技術,在整個產業鏈中就能發揮作用,從而促進整個產業環境的良性發展,也有利於各個細分領域不斷提升。

落戶在金橋的翼頓智能是一家成立於2018年底的本土人工智能創新企業。創始人CEO朱易翔此前在電信行業信息安全領域工作了十幾年。在他心中一直有個理念,很多技術的發展在早期沒有得到大規模應用的時候,往往缺乏對安全的關注,更少有人去想「我能為安全做點什麼」。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也是如此,大多數人考慮的是我能用人工智能技術去做什麼,卻很少有人去想,人工智能帶來的安全隱患如何預防?會面臨哪些挑戰?現在應該做些什麼技術儲備?一年多以前,他特別看好人工智能、物聯網,包括5G領域的安全問題,於是脫離了體制大胆創業,希望在「安全」這個細分領域,有很多可以開拓的「疆土」。

在今年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朱易翔已經從一名普通觀眾,轉換成為了一名參与者。「今年大會的規模之大、討論的議題之多遠超出我的預期。」朱易翔說,很多外地的同業者專程趕來上海聽會,可見人工智能真的火,而他最關心的自然還是安全問題。

朱易翔說,他現在在做的就是這樣的工作。翼頓智能最核心的兩項技術是國產密碼算法和物與物的可識別身份芯片。國產密碼可用於安全基礎設施通信,防止被國外技術「掐脖子」,而可識別身份的芯片,能有效解決物與設備的身份問題。人有指紋、虹膜等可以作為物理身份標識,而人工智能領域設備、機器卻沒有這樣的特徵。通過芯片身份識別,能夠給每一台機器設備做個編號,並且這種差異是不能背複製和克隆的。基於芯片和密碼算法這兩項基礎技術,運用這種解決方案,能夠快速地具備密碼安全和身份防克隆的能力,可應用於無人機等產品。

記者解敏、劉昊9月1日報道: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日前落下帷幕。會期中,記者與幾家上海本土的新興人工智能企業聊了聊,聽聽他們在大會期間最關注什麼問題?通過大會,有了怎樣的收穫,以及他們心目中的人工智能未來預想圖又是怎樣的。

今日关键词:军训服蹲下就崩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