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居委会-老旧小区改造通知正式下发到水泥厂宿舍小区-家居新闻

                                        • 时间:

                                        郭碧婷婚纱照

                                            

                                        ……近日,記者來到石家莊水泥廠宿舍小區,大爺大媽們圍過來七嘴八舌地說開了。

                                        「那冬天下雪結冰怎麼辦?」

                                        既是黨員,又經常和居委會打交道的白吉鎖,就這樣被「擇」出來了。

                                        施工隊在重修單元門口時,只修了台階。但小區60歲以上的住戶超過了50%,改造必須考慮老年人的需求。

                                        「地下管道排水也不行,一下大雨,積水能到膝蓋這兒。」

                                        「原來空地都是棚子、菜窖、小菜園什麼的,到處亂糟糟的。」

                                        「老白,你的小房拆嗎?」

                                        有居民提議,「修成坡道吧。」

                                        申請、評估、審核,又得好些天。橋西區住建局直接找到自來水公司,特事特辦,很快達成了協議,先改造地下管網,再整修路面。

                                        「地下自來水管道和污水管道都漏了,能不能換成新的?」

                                        小區建立之初,大家從水泥廠帶回香椿樹苗栽在小區空地上。你種一棵,他種兩棵,後來越種越多,東一棵、西一棵,不成行、不成列。改造前,小區里有200多棵香椿樹,形成了「香椿園」,最高的樹有四層樓高。

                                        改造前,小區里到處是棚子、菜園,環境亂糟糟

                                        「拆可以,要拆都拆,一個也不能剩。」

                                        先拆誰的?黨員帶頭誰都想小區環境變好點,但真要拆棚子了,有人就不同意了。

                                        正說著,幾位大媽推門進來,「主任,什麼時候給我們安健身器材、建娛樂室?」

                                        「樹多是好事。一到春天吃香椿可方便了,住在樓上的人不出屋就能采香椿吃了。只是大樹把住在一二樓的住戶窗戶遮住了,屋裡黑乎乎的,人家有意見。」劉素花大媽說,一到秋天,大量的落葉落在密密麻麻的香椿樹間,不僅沒法打掃,下雨還容易生蚊子。

                                        「一進院就顯得非常豁亮,人們的精神面貌都變了。原來小區里又臟又亂,我們就在附近的公園健身,現在小區乾淨寬敞,還出去幹嘛?」

                                            

                                        做基層工作,人熟是一寶。水泥廠宿舍小區80多戶違建居民的名單,擺在了時光街社區居委會的辦公桌上。工作人員一戶一戶往外「擇」:黨員得帶頭,熱心人好說話,和居委會打交道多的居民怎麼也得給面子。

                                        下發改造通知前,西里街道辦事處和時光街社區居委會工作人員就常到小區轉轉,聽聽居民意見。

                                        「拆!」「真拆?」「真拆!」聽說老白要拆小房,別人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全部簽了拆違同意書,多年的難題終於解決了。

                                        這是一個緊靠小區東牆建起來的20多平方米磚房,既住人也當庫房。

                                        「老白,這段時間身體怎麼樣?」

                                        小區建成時沒有規劃車位,後來隨着私家車越來越多,有人開始安地鎖,地鎖被拆后,又改成搭棚子,誰佔了是誰的,80多個各種材質、各種顏色的棚子橫在樓與樓之間。多年的老同事、老鄰居,甚至因為「佔地」翻了臉。

                                        石家莊水泥廠宿舍小區改造前私搭亂建的棚子。 時光街社區居委會提供

                                        「亂七八糟的,早就該整治整治了。」

                                        石家莊水泥廠宿舍改造完成後,小區里停放整齊的私家車。 記者宋平 實習生李碧瑤攝

                                        「那麼多樹說砍就砍?棚子說拆就拆?」

                                        年近60歲的老白,叫白吉鎖,在石家莊水泥廠宿舍小區住了20多年。今年,小區終於發生了新變化。

                                        「需要增加車位。」「增加車位沒問題,但私搭亂建的棚子得拆,絲瓜架得撤,不合乎要求的香椿樹得砍。」

                                        最讓人頭疼的是車位問題。

                                        四五次工作做下來,老白終於鬆了口,「作為黨員,我不能當絆腳石,做事得對得起大伙兒。下崗創業的時候,是居委會扶持的我,現在需要我了,我得站出來。」

                                        「小房裡有沙發、床,還有幹活兒的工具。拆了以後這些東西放哪兒,我們住哪兒?」王錕第一次找到老白做工作時,老白不說「拆」,也不說「不拆」。

                                        違建拆了,不合乎要求的香椿樹砍了,菜園、狗窩、菜窖清理了,騰出的空間可以重新利用了。

                                        一邊協調,一邊改造。今年5月,改造工作終於完成。路面平整硬化了,原來80多個棚子的位置被劃成了160多個車位,還安了快遞櫃,建了電動單車充電樁。

                                        「沒問題,我們支持。」2018年10月中旬,老舊小區改造通知正式下發到水泥廠宿舍小區。

                                        2006年下崗后,當過鉗工班班長的老白自謀職業,干起了電氣焊的營生。他家有一套80來平方米的房子,孩子結婚後,老兩口就在院里蓋了間小房住着,也放些電氣焊工具。

                                        最終,施工方案確定為中間修坡道、兩邊建台階。

                                        2018年,建成於1996年的石家莊水泥廠宿舍小區被納入石家莊市老舊小區改造計劃。改造后,小區原先樓前樓后的私搭亂建被改成了車位,還安上了充電樁、快遞櫃,小區環境乾淨整潔。

                                        門衛尤師傅和王錕還領着記者到門衛室看新裝的監控設備,「小偷再也不敢輕易來偷電瓶了。」

                                        「到最後,連居委會和居民自治小組都協調解決不了問題。正好有老舊小區改造政策,我們趕緊把水泥廠宿舍小區報上去了。」時光街社區黨總支書記、居委會主任王錕說。

                                        「能不能聯合自來水公司換掉舊有的地下管道,既解決跑冒滴漏問題,也實現雨污分流,解決雨天積水問題?」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幹部商量着。

                                        拆違那天,光老白的電氣焊工具就拉了兩大卡車,從小區香椿樹砍下的枝杈有幾十車。

                                        「我倆認識的時候,老白還沒下崗,那時候他就挺熱心,經常幫居委會修東西。」王錕知道老白家困難,最近幾年老白的身體也不太好,但小區改造的關鍵又在他這兒。

                                        2018年10月底,由石家莊市橋西區住建局招標的施工隊進入水泥廠宿舍小區開始施工。

                                        石家莊水泥廠宿舍小區共有四棟樓、228戶居民,大多為原石家莊水泥廠的退休職工。小區原本由單位統一管理,2006年石家莊水泥廠破產清算后,小區成立了居民自治小組,但沒能「治」住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棚子、菜園等。

                                        「身體能賴得了嗎?小區環境越來越好,我的心情也越來越好,幹嘛嘛有勁。」

                                        怎麼拆?誰來帶頭拆?雖說拆違建合理合法,但街道辦事處和居委會都不想因為強制拆除「把好事辦砸」。

                                        改造的難題在拆違建,拆違建的關鍵在老白的「小房」。

                                        「壞了就換新的。」整修路面第一天,施工隊發現地下管道崩了。原來,香椿樹根早就把地下管道戳破了。

                                        「正在申請,很快,放心吧!」王錕說,「有不滿意的地方,你們儘管提,咱們繼續改。」(記者宋平)

                                        就連平時不爭不搶的眭聚合,也不能置身事外。一次,眭聚合的兒子來看他,剛把車停在樓下,鄰居的小伙就說佔了他的車位。血氣方剛的兩個小伙誰也不讓誰,最後還是眭聚合勸兒子把車挪走了。

                                        怎麼改?居民說了算「這不行呀,單元門入口只有台階,老人的輪椅怎麼上去?」

                                        「說起來都臊得慌。」回想起當初,老白眼圈開始發紅。

                                        今日关键词:北大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