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领域-让丁磊在企业经营中选择了有所为有所不为-上周新闻

                                        • 时间:

                                        奚梦瑶生子

                                        無數次被外界揣測兩人不和后,這樣的表態無疑讓外界看到了一個成熟的企業家該有的樣子:透明、開放、企業發展為先。以前的丁磊,是不屑解釋,不在意外界誤解的。現在的丁磊,或許更加明白,向公眾做出必要的溝通,及時釋放信心也是企業家不可推卸的責任。

                                        英特爾前CEO格魯夫曾說過,「作為企業的掌舵者,在企業如日中天的時候,要看到敗局到來的時刻。」

                                        2019年,出售考拉、整合教育、網易有道上市、音樂融資,一切劇變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如果光看這一系列動作,你很難想象背後的操盤手都是一直被外界貼上「慢半拍」「互聯網戰場上最有耐性」的丁磊。

                                        經歷過瀕臨退市,丁磊沒有再坐享無線增值服務帶來的巨大收入。馬不停蹄地,他又將眼光投向遊戲,大舉開拓網游業務。2002年之前,網易的遊戲收入為0,2002年,遊戲收入約3500萬元,如今已是上百億,一舉成為網易最重要的營收來源。

                                        尋找第二增長曲線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方法無非就是兩種:一是自己發展業務,二是通過投資併購。

                                        2000年6月29日,網易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距離成立僅三年,一時風光無限,可好景不長,遇上互聯網寒冬,首日即破發。2001年,重要營收來源的廣告收入佔比降至54%,凈虧損2.33億。雙重夾擊之下,股價一路下跌,最低時跌至0.64美元。丁磊事後回憶說:「2001年初最迫切的願望就是想把網易賣掉,但沒人敢買。到了9月,想賣也賣不掉了。」

                                        納斯達克和紐交所離得並不遠,都在紐約曼哈頓島上。紐交所在曼島下城華爾街附近,門口就是著名的華爾街標誌銅牛。納斯達克則是位於中城,附近是每天都車水馬龍的時代廣場。

                                        調研中,丁磊抓住了網民的新需求,率先轉型進入無線增值服務領域,無線增值服務為網易帶來了喘息的機會,2002年該業務營收暴增10倍達到1.61億元人民幣,占該年總營收的73%;2003年收入再增74%,達到2.8億元人民幣。網易這才逐漸從門戶廣告的陰影中走出。

                                        在網易有道上市時,丁磊表示,如果從2001年7月26日最低價0.51美元起算,網易的股價累計漲幅已經超過了2000倍。此前丁磊也曾表示:「全球只有1%的企業,在過去的20年裡,每年的資本回報率都超過20%。在中國只有兩家,一家是茅台(600519),另一家是網易。」

                                        儘管大家給予厚望的考拉在前不久宣布以20億美元的價格全資出售給阿里,網易在前行探索中遇到了一些瓶頸,但保持探索過程本身的意義大於結果,事實也證明了機會往往青睞于明確自己方向的人。

                                        根據市場監管總局的統計,2018年新增企業670萬戶,平均每天新增企業1.83萬戶。這裏面,不知道最後有多少家能走到上市,但是正如《老友記》中Rachel脫離家族圈養,開始自力更生的第一天,好友Monica所說的,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It sucks.But you』re gonna love it. (歡迎來到現實世界,它糟透了,但你會愛上它的。)

                                        尋找第二增長曲線 永不停歇

                                        網易從郵箱起家,轉而做門戶、遊戲、電商、音樂、乃至教育。不難發現,雖然業務多元,但網易涉足的領域均有一個共同特點:內容驅動型生意。這是網易擅長的優勢領域。第二增長曲線也往往出自這些領域。

                                        2019年上半年,全球市場IPO募資數量規模雙下跌。全球中企IPO數量每月波動幅度較大,共計143家中企完成IPO,數量環比下降10.63%,同比下降11.18%;上半年IPO募資總規模為1270.49億元,同樣出現了回落,環比下降了51.23%,同比下降了20.03%。

                                        撕掉舊標籤 走向開放兼容人越成長,就容易變成舊世界、舊秩序的維護者。48歲的丁磊似乎對此沒有興趣。

                                        從納斯達克走到紐交所,丁磊用了19年。 還有很多人,沒有丁磊的幸運。從創業走到IPO,路途本就艱難萬分,加上今年嚴峻的市場環境,最後能成功上市的寥寥無幾。

                                        這不禁讓人好奇,網易為什麼能夠屢次找到自己的節奏,穿越周期二次敲鐘,而這對諸多初創公司又有何借鑒意義。

                                        如果你搭乘地鐵3號線,納斯達克在地鐵3號線時代廣場站下車,紐交所在3號線華爾街站下車,中間僅相隔6站,大約20分鐘即可到達。

                                        如何打磨業務,提升公司本身價值,不斷地在鞏固核心優勢業務基礎上,儘快挖掘到新的增長點,通過真正的企業價值去吸引資本市場的青睞,這或許網易這家22年來2次赴美敲鐘的企業能給到初創企業的一些啟示。

                                        丁磊第一次敲鐘,是在19年前,2000年6月29日。那年丁磊29歲,帶着成立僅3年的網易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

                                        當丁磊時隔19年再度出現在敲鐘現場時,人們才反應過來,最初無心插柳舉措下誕生的有道詞典盤活了網易有道,在經歷了十余年的耕耘后,竟領先於電商、音樂等業務一步敲開了IPO的大門。

                                        逆境中,丁磊跑遍全國,試圖在廣告以外,找到能挽網易於狂瀾的第二條增長曲線。「在最困難、最苦悶的時候,我不是每天悶在辦公室里,而是自己跑下去做市場調查,去看人家怎麼盈利。任何賺錢的生意都想過,比如賣電腦等等。」丁磊說。

                                        這是丁磊第二次站到敲鐘台前。這一次,他的身份是網易有道「娘家人」。

                                        而正確的方法,對丁磊來說,是不要去關注股價,核心是要把產品做好。重視用戶需求,給用戶提供價值,賺錢是自然而然的事,這就是正道。

                                        反觀樂視,從視頻網站起家,到體育、手機、電視、金融,最後還擴張到美國,做起了汽車。美其名曰是生態,但很多項目之間並沒有密切的關聯。業務戰線拉得過長、燒錢速度過快,很多不擅長的業務以失敗告終而拖累主營業務,樂視的例子很好地證明了,凡是盲目多元化擴張的,很容易走向失敗;幾乎所有偉大的公司,都是在專業化的基礎上不斷推陳出新。

                                        「有人就覺得上市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我19年前就在這裏(美國)上了。」站在紐交所敲鐘台前,丁磊輕描淡寫地開場。

                                        丁磊無意被標籤困住,在年近50知天命的年紀,他毫不猶豫地撕掉了舊標籤,推翻了過去的自己。

                                        聚焦優勢領域 向外拓展和突破

                                        但不論是自己做業務也好,或是投資也好,在資本大環境低迷,資源本就緊俏的時間點,應該謹慎選擇,避免盲目進入不熟悉的領域,損耗過多的資源而反傷到企業本身。聚焦企業優勢領域,再向外拓展和突破或許是最好的選擇。網易幾乎每一個成功的業務和產品,都是這樣誕生的。

                                        此前丁磊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說,但行好事,莫問前程。選擇正確的賽道,文創、電商、教育、傳媒都是內容驅動的,是有社會價值的生意,這是網易擅長的。在這些領域把產品和服務做到極致,市場和用戶自然會給你公正的結果。

                                        今年以來,網易的一系列動作中都不難看出,丁磊變得更開放了。以往,很少聽說網易和外部資本合作,分拆上市更是較為遙遠的事情,但是今年考拉出售給阿里,音樂獲得了百度和阿里的融資,丁磊釋放出了一個更明確的合作開放的態度,「很高興與阿里巴巴達成合作,這符合網易在新時期下的戰略選擇,有利於各方的長遠發展。」丁磊對媒體這樣表示,「網易會繼續推進聚焦戰略,將資源集中在優勢領域,通過持續創新,為用戶創造源源不斷的價值。」

                                        畢竟,在同期公司搜狐、新浪市值早已跌出百億時,網易仍然一路高歌,維持在360億美元市值左右。在新貴公司不斷崛起時,網易旗下的有道已經成功登陸紐交所。

                                        2019年10月25日,網易有道正式登陸紐交所,股票代碼「DAO」,成為網易旗下第一家獨立上市的子公司。招股書披露,網易持有網易有道66.2%股份,是第一大股東。

                                        但不可否認的,孤立過了,就容易變成封閉,會不自覺地錯失藉助外部力量壯大自身的機會。就像跑步一樣,保持自己的節奏固然重要,但是找到一個適合的配速員,會讓你跑得跟快。

                                        成功企業的案例莫不如此,英特爾的商用處理器4004化解了主營業務存儲芯片的危機,Netflix DVD租賃業務鼎盛時期,CEO哈斯廷斯豪擲4000萬美金進軍流媒體,成了日後幫助Netflix轉型的關鍵。其共同點在於:他們都找到了能夠挽救企業在瀕臨崩潰邊緣時的「增長第二曲線」。

                                        不要被短期股價束縛着眼長遠價值對很多初創企業來說,上市是一個值得慶賀的節點。但往往上市后,面對着投資人的壓力,很多企業會盯着短期股價表現,利潤表現。

                                        這種執念,讓丁磊在企業經營中選擇了有所為有所不為,也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網易在互聯網中的定位:和巨頭共存,和新貴共榮,在互聯網世界里屬於無法歸類的一極。

                                        無線增值服務和遊戲讓網易逐漸走出寒冬。2003年10月,網易股價漲至歷史高點70.27美元,比歷史低點翻了108倍。網易成了中國首家實現盈利的互聯網公司,為互聯網行業走出低谷提供了一個成功的示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闌夕。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網易有道上市當天,19年後二度敲鐘的丁磊說,這不是一個終點,而是一個起點,是以後發展中很小的一步。「我們成立的當天取名叫有道,就是取自於中國的一句話,叫「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們要用正確的,走正道的方式和方法,去獲得財富。」

                                        丁磊在接受吳曉波採訪時坦言,「很多生意並沒有那麼美麗」。因此網易的很多投資舉動都選擇在自己熟悉的遊戲領域。丁磊表示,「我們更願意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裏面做好自己的事情,不熟悉的領域,我們一律不碰」。穩健而不保守的投資,是網易給很多仍在摸索的企業提供的一個參考樣本。

                                        像外界說的那樣,丁磊頗有些「偶像包袱」。出生高知分子家庭的他,對產品有着近乎執拗的道德底線和審美要求,看好的業務,丁磊更願意自己入局,從0做起,對資本運作和外部合作,他向來表現得興緻缺缺。也因此一直被外界稱為「互聯網的一股清流。」

                                        在最近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丁磊在接受群訪時,更是坦言,「和阿里的合作是一個雙贏的選擇。」被問及考拉的未來時,丁磊也大方表示,「相信馬雲會把考拉做得更好。」

                                        百威700億IPO計劃告吹,WeWork的上市計劃也從WeWant到WeWait最後變成WeWorry. 而連招股書都沒能遞交的企業更是不計其數。

                                        今日关键词:王菲韩美娟将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