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村魔术-印刷魔术道具货币“一亿元”被控伪造货币罪-山东最新新闻

                                        • 时间:

                                        英国货车39具尸体

                                        2018年12月29日,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人民檢察院對崔善村夫婦以偽造貨幣罪提起公訴。

                                        根據案件資料,2016年9月,警方在崔善村郵寄的包裹、租用的廠房內查獲面值百元、五十元的偽造人民幣、百元偽造美元一宗以及PS電子版圖片24張;隨後,又在通過網絡購買了這些「道具貨幣」的兩名買家處查獲了大量「道具貨幣」。

                                        2018年底,崔善村夫婦委託了北京聖運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昕、鄭曉靜作為辯護人。

                                        崔善村印刷的帶有「魔術道具」字樣的紙幣。

                                        2019年10月26日,紅星新聞記者從蘭山區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了解到,蘭山區檢察院以本案證據發生變化為由,決定撤回對崔善村夫婦的起訴,2019年10月25日,法院作出裁定,准許檢方撤訴。

                                        2016年9月30日,崔善村夫婦被警方刑事拘留,同年11月4日被取保候審。

                                        紅星新聞記者獲取的案件資料顯示,2016年7月份,崔善村向訂製「魔術道具」紙幣的客戶發貨時,因包裝破損而被警方發現,隨後,臨沂市公安局蘭山區分局對崔善村夫婦進行刑事拘留。一個月後,崔善村夫婦被取保候審。

                                        徐昕認為,製造標有「魔術道具」字樣的道具幣與製造冥幣,在本質上並無差別,如果前者構成犯罪,那麼後者也同樣應當構成犯罪;如果認為製造標有「魔術道具」字樣的道具幣的行為構成偽造貨幣罪,那麼製造冥幣、銀行點鈔練習幣等的行為也容易被認定為構成偽造貨幣罪。

                                        「當時我還特意詢問了這些印刷品的用途,對方說,印這個東西是賣到劇組和馬戲團的。我一想,印刷的紙幣上都特意加了『魔術道具』字樣,紙質也和真正的貨幣有很大區別,應該沒什麼問題。」崔善村說。

                                        10月25日晚,崔善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們夫婦二人在臨沂市經營一家印刷廠,主要生產春聯、福字門貼、名片等印刷品。2015年起,崔善村受此前一直合作印製名片業務的林某委託,利用林某提供的電子模板,印製與第五版人民幣面額、圖案、色彩、規格、式樣相同的面值10元、20元、50元、100元的紙幣和面值100美元的紙幣,同時在空白處印有「魔術道具」字樣。

                                        「本案證據發生變化」檢方最終撤訴

                                        2018年12月29日,臨沂市蘭山區人民檢察院以偽造貨幣罪起訴崔善村夫婦。

                                        「本案中,崔善村所製造的魔術道具雖以真幣為模板,但與真幣相比,非常容易區分。一般人憑藉生活常識並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只要看到「魔術道具」的字樣,就能夠將其與真正的貨幣區分開來,就如同正常人見到冥幣,就知道其是用於殯葬相關事宜,而不會將其與正常貨幣混淆。」徐昕說。

                                        10月26日,徐昕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日前,蘭山區人民檢察院已經撤回對崔善村夫婦的起訴。

                                        崔善村辯護律師、北京乾成律師事務所律師徐昕表示,本案印有「魔術道具」字樣的紙幣,與真幣差異巨大,容易辨別,不具有危害國家貨幣管理體制的可能;崔善村夫婦沒有製造偽幣冒充真幣使用的犯罪故意,僅僅是將其作為魔術道具出售,而非將其用作偽幣流入市場,「本案無罪理由充分,崔善村夫婦不構成偽造貨幣罪。」

                                        崔善村從沒想到自己會涉嫌偽造貨幣。在他看來,這些由他印製的魔術道具紙幣,能明顯與真幣區分出來,「魔術道具紙幣的製作技術不高,和我們平常製作普通名片的方法差不多。並且,我賣一分錢一張,除去成本,根本沒什麼利潤,總共掙了兩三千元。」

                                        因為印製背面印有「魔術道具」字樣的紙幣,山東臨沂崔善村夫婦被控偽造貨幣罪。

                                        崔善村印刷的帶有「魔術道具」字樣的「紙幣」。

                                        2017年11月5日、2018年11月5日再次被取保候審。

                                        據此前媒體報道,崔善村夫婦在臨沂市經營一家印刷廠,平時承攬名片、宣傳彩頁等印刷業務。

                                        檢方起訴書顯示,據警方調查,2015年以來,崔善村使用林某提供的紙幣印刷模板圖,委託他人製作紙幣印刷PS版,僱人仿照第五版人民幣面額、圖案、色彩、規格、式樣,印刷背面印有「魔術道具」字樣的面值10元、20元、50元、100元的「人民幣」和面值100美元的紙幣,通過網絡以低價向他人銷售。

                                        經過清點,這些道具貨幣上印刷的金額加起來超過一億元。崔善村說,他一共收到約兩萬元貨款,刨去成本,凈賺不到3000元。

                                        蘭山區法院作出裁定,准許檢方撤訴。

                                        印刷魔術道具貨幣「一億元」被控偽造貨幣罪

                                        徐昕對紅星新聞記者介紹,偽造貨幣罪是使用各種方法非法製造假貨幣,冒充真貨幣的行為;偽造的貨幣要與對應的真幣有相似性,足以蒙蔽、欺騙他人,達到以偽幣亂真的目的;且責任形式為故意,即明知自己偽造貨幣的行為會發生侵犯貨幣的公共信用的結果,並且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

                                        2016年,該印刷廠應客戶要求印製紙幣,包括「人民幣」「美元」,「人民幣」背面印有「魔術道具」字樣,「美元」比正常尺寸偏大,紙質粗糙,均與真幣有較大區別。

                                        原標題:印刷魔術道具紙幣「一億元」,山東夫婦被控偽造貨幣罪,檢方終撤訴

                                        徐昕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崔善村在自己製造的魔術道具幣上加印「魔術道具」四個字作為「非貨幣」的明確標識,降低了魔術道具幣「足以亂真」程度,表明其無製造假的「貨幣」的故意,「本案的偽幣製造粗糙,用印製宣傳畫冊的銅版紙印刷,絕不會以假亂真。如果崔善村在主觀上是抱有偽造貨幣的直接故意,會採取高技術手段,盡量做到讓專業人士難以區分,而不會以本案低劣的技術去仿製。」

                                        「崔善村夫婦沒有製造偽幣冒充真幣使用的犯罪故意,僅僅是將其按照魔術道具出售,而非將其用作偽幣流入市場。本案無罪理由充分,崔善村夫婦不構成偽造貨幣罪。」徐昕表示。

                                        紅星新聞記者從徐昕處獲取的蘭山區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書》內容顯示,蘭山區檢察院以本案證據發生變化為由,決定撤回對崔善村夫婦的起訴,2019年10月25日,法院作出裁定,准許檢方撤訴。

                                        今日关键词:红杉创始人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