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九江-厦门警方公布劳荣枝被抓及审讯时的视频画面-和田新闻

  • 时间:

北京地铁临时封闭

早年1974年出生的勞榮枝,成長在江西九江一個老舊小區里。她家的鄰居向新京報記者回憶,勞榮枝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面有兩個哥哥和兩個姐姐。

「如果當年她和我們聯繫,我們一定會讓她自首。」勞軍說。

廈門警方公布的信息顯示,11月27日下午,警方通過大數據信息研判發現,疑似勞榮枝的女子出現在廈門東百蔡塘廣場一帶。11月28日11時許,勞榮枝被抓。到案后,勞榮枝拒不承認真實身份,警方通過DNA比對,快速確認此人正是勞榮枝。

1989年,初中畢業后,勞榮枝考上了九江師範學校。

勞榮枝曾工作過的真愛酒吧。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攝  通過受訪者,新京報記者獲取到她的微信,微信名是「Amoy Sherry」,個性簽名為「永遠都學不會說謊哄你開心的,體重秤,鏡子,還有銀行卡餘額」,被抓前一天,還在發佈動態。

勞榮枝的校友、後來的同事小綦告訴新京報記者,當年,勞榮枝的學習成績很好:「九江的重點高中是九江一中,那時候能考上這個學校的,上大學幾乎是穩妥的。而九江師範學校的錄取成績,比九江一中還要高出很多。」

1992年,勞榮枝畢業后被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學校教書。在勞榮枝的同事王強(化名)記憶中,勞榮枝在學校教小學語文,一個月能拿兩三百塊錢的工資。

12月2日,新京報記者實地探訪該4S店,員工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如果能帶客人來買車,店裡會給一筆介紹費,大約500元。

為使殷建華相信其是綁匪,並儘快交出財物,法子英以有木工活要做為名,將木匠陸中明騙至其租房處捆綁后將其殺害。

原標題:女逃犯勞榮枝的不歸路

「她自稱有朋友想買新能源汽車,大概要百十來台,當時每台車售價十多萬,是筆小兩百萬的生意。」這位負責人介紹,當時和勞榮枝見面聊了半個小時,感覺她不是很懂汽車方面的專業知識,「是資源客,不是真正的買主,這種人我們見得很多,只要報價就行。」後來,勞榮枝沒帶朋友來,此事不了了之。

警察來了。勞榮枝沒有吵鬧,逃跑,平靜地跟警察走了。

按照法子英的供述,1994年,勞榮枝和法子英結識。在勞榮枝的二哥勞軍(化名)的印象中,勞榮枝認識法子英之前沒談過戀愛。勞軍記得,當年勞榮枝跟家人提起過,她和法子英戀愛的事,家人讓勞軍去打聽法子英的為人,他沒去。

在法子英的恐嚇下,殷建華寫了兩張字條給其妻劉某,要劉交錢贖人。7月23日上午10時左右,法子英用鐵絲將殷建華勒死。之後,法子英攜帶自製手槍及字條來到殷家,向劉某索要1萬元。劉以籌錢為由讓其在家中等待,隨後向警方報案。

審訊時,勞榮枝拒不承認其真實身份。警方通過DNA比對鑒定,最終確認了勞榮枝的身份。在審訊室內,勞榮枝戴着手銬坐在椅子上,情緒低落,並突然低頭,用雙手捂着臉部。

12月3日下午,廈門警方公布勞榮枝被抓及審訊時的視頻畫面。視頻顯示,勞榮枝身穿綠色上衣,扎着馬尾,站在一家賣手錶的櫃檯內。多名便衣民警站在勞榮枝身旁與其交流,其中一名民警出示了警官證后,勞榮枝跟隨民警向商場出口走去,全程未出現爭吵、逃跑等行為。

時隔多年,看到勞榮枝落網時的照片,小綦還是一眼認出了她:「她的長相沒變。」

落網2019年開始,勞榮枝在廈門東百蔡塘廣場一層的手錶專櫃做事。警方證實,該專櫃系勞榮枝的朋友經營。2019年11月中旬,朋友因外出多日,讓勞榮枝到專櫃幫忙,直至勞榮枝被抓。

警方趕到,將法子英包圍。法子英則不時向外射擊。於是民警向室內發射一顆催淚彈。當天中午12時10分,法子英受不了熏人的煙霧,持槍向外逃竄,被民警開槍擊斷右腿擒獲,當場繳獲左輪手槍1支、子彈4發。

20年後,新京報記者探訪合肥案發地,鄰居戴先生還記得,當時整個巷子都好臭,便有鄰居從二樓翻樓進屋內,發現人死在裏面。案發後不久,房東便將該處房產變賣,現在開了個小旅館。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槍決,但勞榮枝潛逃了。

   劳荣枝微信朋友圈。 受访者供图

隱匿目前,還沒有確切消息能完整勾勒出勞榮枝20年間的逃亡軌跡。廈門警方公布,1999年後,勞榮枝使用多個虛假名字潛逃,流竄于不同城市,靠在酒吧、KTV打零工為生。

小周在該酒吧工作數年,是酒吧里目前唯一和勞榮枝接觸比較多的員工。

落網前,勞榮枝曾在真愛酒吧、某汽車品牌4S店、東百蔡塘廣場手錶櫃檯出沒,這三地相距均在6公里左右,連成一個三角形,構成勞榮枝在這裏的生活地圖,悄然隱藏在廈門市的主城區。

今天(12月3日),廈門警方公布,勞榮枝的蹤跡是通過大數據信息研判發現的。從她和法子英犯下第一起命案開始,她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勞榮枝落網后,曾說想看看家裡的情況、見見親人。12月1日,幾個便衣警察到家裡拍了幾段視頻。勞軍給勞榮枝準備了幾件衣服,還買了點內衣和日常用品托民警帶給勞榮枝。

2019年11月28日上午11時許,背負7條人命的嫌犯勞榮枝在廈門東百蔡塘廣場被警方帶走。

勞榮枝會打扮,看起來只有30多歲,這是酒吧員工對她的印象。小周回憶:「酒吧的客人主要是30、40歲以上的人,Sherry很受他們歡迎。她的業績很高,一般一個月能拿1萬塊錢左右,在我們這裏算高的……來之前報是誰的朋友,是Sherry的,提成就算在她頭上,有時候一晚上好幾桌都是她的。」

1999年6月底,法子英與勞榮枝到了合肥,預謀綁架殺人。7月22日,法子英在白水壩一電焊門市部訂製鋼筋籠一隻。勞榮枝用化名在合肥某歌舞廳「坐台」,物色到綁架對象殷建華。當天上午,勞榮枝打電話誘騙殷建華至其租房處。法子英手持尖刀逼住殷建華,將其手腳捆綁鎖進鋼筋籠。

「她在的時候,我是服務生,她是客服。」小周解釋,服務生給客人端酒,客服則是陪客人喝酒、獲得酒水提成,「客人消費1000元,客服大概能賺80元左右提成。但很多時候不止1000,店裡最貴的一瓶酒要2萬多。」

但勞榮枝只待了一年左右就離開了。小綦只記得她走得很突然,1993年,放完暑假開學的時候,勞榮枝沒來上班,問了主任,才知道她辭職了:「九十年代流行下海經商,當時我們都以為她也去做生意了。」

新京報記者 韓茹雪 王翀鵬程 趙凱迪 劉名洋 侯雪琪 倪兆中

  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师范学校毕业后,劳荣枝曾在这里任教。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離開真愛酒吧后,勞榮枝曾嘗試為某品牌4S店推銷汽車。

2016年,勞榮枝在位於廈門市思明區篔(yun)簹(dang)路的真愛酒吧當客服,化名「Sherry」(雪莉),以賣酒為生。在這裏,與其說沒人知道她的真名,不如說無人關心她的真名。

酒吧的工作人員稱,勞榮枝是賣酒的人里唯一給自己起英文名字的人。酒吧常有外國人進出,一個簡易的英文名,顯然比中文名字更容易被記住。

勞榮枝離開九江之後很少和家人聯繫。幾年之後,她和法子英在合肥、南昌等多地犯案,案件的過程和細節,家人也是從報紙上了解的。

小綦回憶,當年勞榮枝就讀的幼師專業是九江師範學校的重點專業。「報到時,學生們在台上唱跳,表演才藝。幼師班的老師在下面看。」只有面容姣好、性格溫柔、有親和力的學生才能被選入幼師班。勞榮枝因為長相漂亮,身材好,被選入1989級唯一的幼師班。

行兇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廳「坐台」的勞榮枝,將一個有錢的男人勾到臨時租住的出租屋。法子英拿出刀來,逼迫這個叫熊啟義的男人給家裡打電話,但熊啟義在抓起電話的一瞬間,企圖報案,被法子英殺死。兩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鑰匙。法子英到了死者家,搶得20多萬現金后,殺死母女倆,又將財物洗劫一空。

比勞榮枝小一屆的王紅(化名)回憶,勞榮枝身高一米六多,說話很溫柔,長相出眾。

案發後,警方搜查了兩人的住處,發現一張名單,所列都是南昌有頭有臉的個體老闆。警方推測,均為兩人的作案目標。

1996年到1999年,勞榮枝用「仙人跳」的方法,和男友法子英多地流竄作案,先後殺死7人。法子英落網后,目前能追溯到的最早的勞榮枝的蹤跡,是她2016年以「雪莉」的化名在廈門出現。

據法子英供述,之後,他和勞榮枝又在溫州殺死兩人。

該4s店當時的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回憶,勞榮枝的確來過店裡。當勞榮枝落網的消息傳來,他後背發涼。

今日关键词:暴风仅剩10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