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相关文章

一名交通警察驾驶电单车驱散黑衣暴徒

知多一点:网友赞港警“赵子龙”,送来锦旗无数

2019年12月02日

孙威军曾多次在脸书上发布支持暴徒的言论和图片↓

以下为巨手动漫声明全文:针对网友反映【漫画家-孙威军发布有关中国香港之事言论】的事件,巨手动漫特此声明,巨手动漫早在三个月前(2019年8月16日)已经立刻停止了与孙威军合作。

2019年11月27日

港铁至少七个车站昨日仍受暴徒破坏

據大公報報道,暴徒四處破壞,多區交通癱瘓,截至昨日有十條主要交通幹道被堵塞、四條鐵路線未能全面恢復服務。因應紅隧短時間內未能重開,政府將安排免費渡輪服務,由紅磡及九龍城往返灣仔。至於東鐵線早前遭暴徒嚴重破壞的大學站,港鐵初步評估後形容,大學站受損程度近乎要重建,現已在附近天橋加裝鐵板,以防再有人擲物癱瘓鐵路。港鐵昨晚提早至11時收車,全日至少七個車站再受襲,必須關站或暫停服務。

2019年11月20日

暴徒破坏两列分别停放在上水站和大学站的列车

从12日开始,暴徒占领香港中文大学,并大肆破坏临近中大校园的大学站。18日下午,记者在港铁公司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大学站。车站外,被破坏的墙面及设施被铺盖上巨幅白布,地面上是一堆堆烧焦的指示牌、垃圾桶、碎玻璃等残留物。还没走进车站内,记者便闻到强烈刺鼻的烧焦气味。

2019年11月19日

70岁清洁工人罗长清惨被暴徒「私刑」飞砖杀死

羅伯伯不治喪生的消息前日傳出後,連日來有市民自發到現場悼念。一名中年女街坊昨日帶着一束鮮花到現場致祭,「好心痛,佢(羅伯伯)只係一個基層,但佢係一個比暴徒對社會更有貢獻嘅伯伯!真係死得好無辜!」

2019年11月17日

红隧:红隧近九龙入口遭黑衣暴徒连掟多枚汽油弹

多區鬧市現人肉封路紅隧:紅隧近九龍入口遭黑衣暴徒連掟多枚汽油彈,有人射火把,九龍入口路面起火。紅隧收費亭多次遭縱火,亭內外嚴重熏黑,內部裝設的電腦、機件被燒至變形,電線外露,閉路電視被破壞。紅隧仍然封閉。

2019年11月16日

詹姆斯.唐纳森认为莫雷支持香港暴徒是无知的表现

暴亂至今已超過五個月,暴力的真相掩蓋不住,愈來愈多外國人士關注到暴徒惡行。回歸前已多次來港、對香港有很深感情的前NBA球星詹姆斯.唐納森近日到香港度假,適逢遇上香港正受到暴力衝擊。他認為,香港不能再繼續亂下去,又提及年輕暴徒不知道中國為香港貢獻良多,包括水、電等,但他們卻以為美國、英國會對他們作出救援,他強調是完全錯誤,重申香港是屬於中國,英、美兩國根本不能作出任何幫助。

2019年11月15日

中大校园俨如成为暴徒的「山寨国」

中大經歷連日暴亂浩劫後,昨天情況看似緩和,但校內暴徒已等同佔領了大學,操控了校園運作,包括在大學門口架設檢查站,所有進入大學內的人,都要排隊等候,被門口站崗的暴徒檢查證件,搜查隨身袋及褲袋,方可進入校園;暴徒又於校內加設多幅磚牆,校門附近亦廣布車陣,企圖妨礙警方入校執法。

2019年11月15日

全港多区市民昨日自发走出来清理暴徒设置的路障

黑衣暴徒昨日繼續在各區掘磚搗亂,並用垃圾桶、欄杆、水馬等雜物架設路障,意圖癱瘓本港交通。黑衣暴徒瘋狂升級的破壞,激嬲了市民,大家打破數日來的沉默,紛紛走上街頭,用清理路障的行動表明自己對暴徒行為的憤慨。

2019年11月14日

香港浸会大学附近有暴徒掘砖头设置路障

報道:黑衣蒙面人今日(13日)上午分別在九龍塘地鐵站通向香港城市大學、浸會大學的路上拆除圍欄築成路障,又用磚頭等雜物堵路。防暴警察隨即在浸會大學附近的聯合道展開追捕,拘捕至少2人。防暴警察之後離開。

2019年11月13日

惟近日有暴徒「无差别」向救护员泼液体和脚踢

比黑幫廝殺更暴力入行21年的李Sir救人經驗豐富,見過不少黑社會刀光劍影「劈友」浴血,但他慨嘆今日的暴力前所未見,幕幕血腥,觸目驚心:「有個傷者頭殼好似椰殼咁被硬物打到爆開,見到頭骨,好可怕。大家只係意見唔同,就好似要殺死對方。」李Sir憶述早前有人報警旺角朗豪坊一帶有傷者頭部受傷,到場才知是十多名暴徒圍毆兩名大叔。

2019年11月09日

图:「东北三兄弟」机智地采用「三角形战略」对抗暴徒

圖:「東北三兄弟」機智地採用「三角形戰略」對抗暴徒

2019年11月04日

有暴徒在连登讨论区发帖恐吓要「伏击警察」

•10月7日,有人在「連登」討論區發號施令,命所謂的「和理非」白天在網上發功洗「太平地」,要求激進暴徒「休戰」至晚上八時出動各區搗亂,暴徒按照指示乖乖執行。

2019年11月01日

既然佩洛西等美国政客是如此地欣赏在香港街头以暴力「争民主」的黑衣暴徒

美國打「香港牌」牽制中國,香港愈亂他們愈興奮,這毋庸置疑,但將全副武裝、手持殺人武器攻擊警方及平民的黑衣人視為「非暴力抗爭者」,那就是無恥了。任何心智正常的人,都不可能對黑衣暴徒大肆破壞港鐵、交通燈、銀行、商鋪的場面視若無睹,不可能對警方遭燃燒彈攻擊、割頸式行刑的血腥畫面無動於衷,不可能對普通市民僅僅因政見不同就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一幕幕不感到痛心,佩洛西堅持認為襲擊者「非暴力」,肯定不是「眼盲」,而是「心盲」,是徹底喪失良知及做人的底線。

2019年10月25日

警员与暴徒必须黑白分别

不解的是,23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聯名致信公務員事務局,質疑劉Sir在微博的言論,指他有違公務員守則和警隊守則。劉Sir是否有違守則,公務員事務局和警隊自有判斷,在此不作討論。但我們都看到,在這場所謂「反修例」運動中,有不同職位的公務員上街參與違法遊行,人數不少有人更頂風作案,衝在暴亂最前線,對警員下手之狠、咒駡之毒,非一般人所能及。對這些由納稅人供養的公務員敗類,不知道反對派是否也應一視同仁,要求公務員事務局予以嚴肅處理?若只針對警員嚴詞批判,沒有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公務員採取紀律行動,其結果只能是助紂為虐,與虎謀皮,人心墮落就在明天。

2019年10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