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度中国-&nbsp9月12日欧洲央行降息后-益阳新闻网

  • 时间:

剑桥偶遇章泽天

總而言之,美國目前的增長放緩基本仍屬正常波動,至少經濟仍在自然增長率附近。儘管歐洲經濟並不令人滿意,但歐央行連續11年的寬鬆在客觀上難以取得預期效用。對於美聯儲而言,現在需要展現的是其戰略定力——即便部分先行指標並不理想,利率中性比短期經濟刺激更為重要。筆者相信,如果把作出決策的時間延後至明年二季度,或許更為從容。

首要職責是保就業和合理通脹

「央媽們」為什麼降息全球29家央行降息各有各的考量,大致可分四類。

現在的焦點是全球衰退的概率、時間及深度。以全球而言,經濟增長放緩已現,歐元區今年二季度僅為1.1%(德國更是零增長,季調後為0.4%)。日本相對樂觀,儘管二季度的1.8%低於一季度,但仍高於市場預期。而中國雖存在下行壓力,但未來兩年仍會在6%以上的目標區間內。因此,全球經濟在未來兩三個季度出現衰退的可能性遠沒有輿論普遍認為的那麼明顯。當然,弱勢經濟體的低增長乃至短期衰退難以避免。以略長的時間周期看,如果明年年中美國股市進入熊市,則明年四季度或其後出現輕微衰退的概率還是存在的。

對央行而言,當前一個非常麻煩的問題是通脹:雖然CPI尚未過3%,但最近飆升的豬肉價格很大程度上表明中國或存在一定的結構性通脹。此外,面對明後年或有的全球性經濟低迷,中國必須留有足夠的後手。因此,目前中國不宜降低法定的貸款利率。

一般來說,一國執政者均希望增長越高越好,因此經濟一有壓力,就指示央行「放水」。但央行的政策目標決不是單純「保增長」。對大多數央行而言,首要職責是保就業和合理通脹。沒有就業,即便再好的社會福利,民眾的生活也只能維持低水準。通脹目標也很重要。美聯儲把目標確定為2%,並不激進。一般而言,通脹在2%-3%是比較理想的,說明經濟不冷不熱——如同目前的「秋高氣爽」。因此,從美聯儲的主要目標看,進一步降息甚至年內兩次降息,並不明智。即便美國國債收益率倒掛,3個月利率處於發達國家利率之頂,不少專家不斷發表美國經濟即將崩潰的言論,但是,從經濟晴雨表看,至少美國股市表現非常堅韌。所以,只要經濟增速在2%以上(美國的自然增長率約2%-2.5%)、通脹在3%以下,那麼就沒有必要杞人憂天。

如果不把2017年下半年的「去槓桿」算在內的話,中國的貨幣政策大多數時間是比較寬鬆的。兩年來,由於經濟的下行壓力,「穩槓桿」成為政策首選。儘管如此,最近以「定向降准」和「降准」為核心、以制度創新的技術方式(如LPR機制)壓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以確保銀行間市場的充裕流動性為標誌,過去18個月的貨幣在總量上是充分的。

美國情況較為特殊。一方面,美國經濟2018年增長2.86%,分別超過了過去10年均(1.76%)、20年均(2.2%)、30年均(2.5%)和40年均(2.65%),略超50年均增長率(2.8%);從趨勢看,美國已從次貸危機中復蘇,但仍難與世紀初的強勢相比。另一方面,以季度GDP計,則自去年二季度以來,已有四個季度放緩,今年二季度僅為2.28%;至於通脹,今年以來基本在2%這個美聯儲非常看重的目標值之下(7月為1.8%)。

總之,經濟存在壓力,但韌性仍在,因此保持淡定很有必要。有時候,全球主要經濟體的比較競爭優勢比一時的高低更為重要。(中國人保資產管理公司宏觀與戰略研究所所長 蔡紅標)

一是高利率(10%以上)國家在國內通脹緩和之際,央行予以試探性降息。如土耳其兩次降息750BP至16.5%(2018年初至今貶值高達43%),烏克蘭降息至17%,埃及降至14.25%;加納降至16%,尼日利亞降至13.5%。儘管實行了大幅降息,但這五國目前仍存高通脹隱憂,降息實是冒險之舉。二是利率處於中高區域(5%-10%),如墨西哥、南非、巴西、印尼、俄羅斯、阿塞拜疆、哈薩克斯坦、格魯吉亞、越南、印度、吉爾吉斯斯坦等10國央行。可以看出,這10國的經濟基礎薄弱、增長質量不高,易受全球經濟負面影響。需要說明的是,經過此前的黃金髮展期后,巴西、南非和印度三國進入了平緩期,過去長期高速發展所掩蓋的經濟深層次問題正成為其進一步發展的攔路虎。三是中低利率國家或地區(2.5%-5%),如巴拉圭、馬來西亞、菲律賓、智利、沙特。這些經濟體有較為良好的經濟基礎。又可分為兩類:馬來西亞、沙特基本接近或已經通縮,降息空間可能較大。但巴拉圭、菲律賓、智利則存在着經濟低迷但又有一定通脹的矛盾,未來降息空間不大。四是低利率國家(2.5%以下),也可分為三類:牙買加已經衰退,而CPI則達4.3%,實際難以降息;泰國已接近通縮;新西蘭、澳大利亞、韓國屬發達國家,受全球經濟影響較大,增長放緩、接近通縮,跟隨全球降息潮有較大合理性。

9月12日歐洲央行降息后,全球已有29家央行實行降息。面對幾乎一致預期的美聯儲「九月降息」,降息風暴已席捲全球。中國央行何去何從,引發極大關注。

鑒於美國在全球的重要性,只要美國經濟沒有大問題,那麼全球經濟就不會再現次貸危機那樣的「至暗時刻」。此外,從利率角度看,有兩點需特別注意:第一,央行尚未真正關注到負利率的潛在破壞力。目前全球負利率資產已近17萬億美元。歐洲央行即便降息,負利率依然存在,歐洲經濟仍只是「弱勢反彈」。對歐元區而言,當前亟需的不是進一步寬鬆,而是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定的國際貿易大環境。同時,長時間的負利率不僅會損害央行的競爭力,本質上也是對民眾現有財富的掠奪。第二,央行必須為下一次的重大經濟危機儲備足夠的「彈藥」。流動性的極度寬鬆和接踵而至的量化寬鬆,作為危機時期的政策「法寶」可以使用,但只能偶爾為之,不能作為長期政策來實施。

數月來,市場降息的呼聲洶湧澎湃,但央行只是小幅調整MLF和LPR利率,而沒有直接降低法定利率。原因何在?筆者認為,從四大國有銀行看,上半年的凈息差僅為1.83%-2.13%(同比略好)。如果不調整存款利率,那麼理論上有50-75BP的空間(綜合考慮凈息差、不良率),考慮到商業銀行的歷史包袱和上市公司的市場壓力,實際或更少。

淡定有後手是當前的首選

今日关键词:国博展出回归文物